笔趣阁 > 妙笔田园小福后 > 【065】赌战之前(二更)

【065】赌战之前(二更)

  老先生看着宁云兮,似乎是想要看出她的目的,是真的不行,还是为了讲价。

  此时东方亦玄也?#34892;?#29369;豫,几百两银子而已,他拿钱买了就是了,但看宁云兮脸色淡淡的,他莫名的就?#34892;?#19981;敢开口,总觉得自己若是说了,一定会被更讨厌的,所以也保持了沉默。

  而吕福可要比东方亦玄懂脸色多了,殷勤道:“老大别失望,这附近要出售的铺子不少,我带你去看看旁家的。”

  几人眼看着就要走出店铺了,老先生终于忍不住了,开口道:“最低四百两,定契的税费我来交,若是再少,老夫就不卖了。”

  “成交!”宁云兮痛快的答应了。

  随后众人便一起去办了手续,这位老先生在县城里也?#34892;?#20154;脉,手续办得很顺利,交接完毕,宁云兮便成为了这间铺子的新?#39749;恕?br />
  “老大,你想怎么收拾这铺子,我给你找几个兄弟来弄弄。”吕福满脸的笑容,看着比宁云兮还高兴的样子。

  “先找人清理一下,剩下的,等我回去想想。”她本以为要花几日的时间才能买到合心意的铺子,没想到这么快就买到了。

  “好好好,我这就找人?#21019;?#25195;,等老大您想好了,再让兄弟们给您弄,包您满意!”

  吕福兴匆匆的走了,东方亦玄冷着脸道:“我也有人。”

  “什么?”宁云兮没听懂,有人,有什么人?

  “找铺子,付银子,打扫卫生,造房子,我都可以,你若有事,找我就是了!”东方亦玄这话已经憋了好一会儿了,明明有他在,但为什么办事的都是那个胖子!

  宁云兮眼神古怪的看着东方亦玄,他这是也想要给自己当小弟的节奏?

  “?#34892;?#35201;的话,会的。”毕竟是个王爷,说不定真?#34892;?#35201;他帮忙的时候,所以也就不打消他的积极性了。

  “真的?”

  “真的!”

  这一日宁云兮回家之后,就将自己要开一间画馆的事说给了家人知道,而宁家人的反应都十分有趣,最初在听到她买了一间铺子的时候,?#21069;?#24352;嘴的啊,后来听到她买下这间铺子是要开画馆的时候,半张嘴的啊就变成了张大嘴的啊。

  “啊啊啊,姐姐竟然要开画馆吗?那实在是太厉害了,我可以去看画吗,还有我的同学,我可以带着同学一起去看画吗?”宁小弟语气欢快又期待的问道。

  “可?#28020;!?#23425;云兮摸了摸小弟的头,宠溺道。

  “太好了,谢谢姐姐,姐姐最厉害啦!”

  全家人都很高兴,也十分支持宁云兮的决定,宁云兮想了想,将自己的想法也说了出来:“画馆至少需要两个人,我打算从外面请一个,再从家里找一个,你们有人想去吗?也不需要做什么工作,就是接待顾客?#30171;?#25195;卫生。”

  听了这话,兴致勃勃的众人瞬间安静了,去铺子里干活啊,他们都不会呀。

  宁二哥道:“我觉得在待人?#28216;?#19978;,老三比较合?#21097;?#20854;实大哥和老四也行,就是他们话少,更适合踏踏实实的干活。”

  “我?我可以吗?我倒是很想去试试,就是怕自己不行,而且我觉得二哥应该是最合适的吧,二哥什么场面都见过,一定可以做好的。”宁三哥?#34892;?#39640;兴,又?#34892;?#29369;豫的说道。

  “哪里有你说的那么厉害,我就是一个木匠,倒是可?#22253;?#30528;小妹做些木匠的活计。”宁二哥笑容温和,就如他这个人一样,让人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,可以说是宁家人中,最斯文的一个了。

  “还有我,我们夫妻两个把木匠活都包了。”宁二嫂也笑着道。

  “那就谢谢二哥和二嫂了。”宁云兮也是这个意思,自然不会推辞,“那就三哥去帮我看店吧,至于二哥和二嫂,我觉得以后也可以在县城开一家木匠店,以二哥二嫂的手艺,生意一定会很红火的。”

  “我们也可以开店吗?这……”宁二嫂?#34892;?#20852;奋又?#34892;?#29369;豫,这种好事她连想都没有想过呢。

  “有什么不能的呢,二嫂要?#34892;?#24515;才?#21069; !?#21482;要努力,未来就会充满无限可能,宁云兮还是很相信这句话的,尤其是在经历过末世的绝望之后,她就觉得,在这个世界上,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。

  “好,我和你二哥一定努力!”

  画馆的设计还是比价容易的,宁云兮很?#19981;?#21476;风,也特别?#19981;?#28165;幽?#32982;?#30340;风格,仅用了一日的时间,便画好了设计图,而吕福那头,也将铺子整理好了,空?#31456;?#33853;的就等着开工了。

  宁云兮很放心的将装修的事情交给了吕福介绍的人来做,同时还有二哥和二嫂帮衬着,然后便随着吕福去了吕家,?#39749;?#23601;是赌战的日子,他们还要开个小会。

  “父亲,这就是我的老大宁云兮,你别看我老大年纪小,但一个能打我三个,不,是打我五个!”吕福特别骄傲的介绍道,不以为耻,反以为荣。

  “臭小子,胡说什么!”吕福的父亲是一个膀大腰圆的壮汉,虽然一脸的凶相,但在看着吕福的时候,目光中?#21019;?#30528;柔软的慈爱。

  “宁姑娘,我是吕汉,有礼了!”吕汉抱了抱拳,看着宁云兮的目光?#34892;?#22797;杂,有怀疑,有?#39556;浚?#26377;警惕,也?#34892;?#22909;感和信任。

  “吕坊主不用?#25512;?#21525;福请我来比斗,你可要考校一下?”宁云兮很容易就看透了吕汉的心思,直言挑明道。

  吕汉?#34892;?#24778;讶,但随即便哈哈大笑起来,“好,好,爽快,真是爽快,不愧是被吕福认可的老大,就这性子,我?#19981;叮 ?br />
  “喂,胡说什么呢!”跟着宁云兮来的是宁三哥,听到对方的话,当即便黑了脸,再怎么说他家小妹还是个女孩子啊,说什么?#19981;?#19981;?#19981;?#30340;,是要找揍吗?

  “啊,抱歉抱?#31119;?#19968;时口快,我吕汉就是个粗人,不会说话,姑娘可千万莫要介意,比斗的事,若是姑娘?#25954;猓?#23601;与我比划两招如何,我家小子一直夸你,让我这个做父亲的都?#34892;?#22909;奇了!”

  ……

  天才?#24187;?#35760;住本站地址:www.41338065.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iqugeg.com
英超现场直播免费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