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妙笔田园小福后 > 【071】画作拍卖(二更)

【071】画作拍卖(二更)

  “无论如何,我是不会去的,谁愿意去谁去!”晚上大家聚在一起的时候,宁阿娘冷着脸道,眼神直直的看向宁阿爹,那意思就是在说,如果你要去的话,那就自己去吧!

  宁阿爹也冷着脸,摇头道:“我也不去,谁都不用去,说了没关系,就是没关系!”

  宁阿爹也十分硬气,那些人叫他们去就是为了要钱,他才不要白白送钱去呢,不仅讨不到好,说不定还会被那些人嘲笑哩,以前他埋头干活的时候,那些人不就是在背地里说他傻嘛,真以为他不知道吗!

  “对,咱们都不去。”宁阿娘满意了,露出了一抹愉悦的笑容。

  而就在这个时候,宁四哥?#34892;?#29369;豫的开了口,“秀儿的婚事,可能有问题。”

  “有什么问题?哼,就算是有问题,也和咱们没关系!”宁阿娘又是好奇,又是不太想知道的哼了一声。

  “我听人说,这娶秀儿的人,似乎是县城里的一个老爷……年纪挺大的那种,而且已经有了两个女儿。”宁四哥在学堂虽然?#34892;?#27785;默寡言,但却听了不少的消息,尤其是关于宁老三的,他可是一直都在注意?#25293;兀?#23601;怕对方使坏,再来给他们找麻烦。

  宁小弟都能想到的事情,宁四哥又怎么会想不到呢!

  “什么?这,这是要嫁去做继室啊。”宁阿娘十分意外,不过她还是低估了宁老三的阴损。

  “不是继室,那老爷有夫人,就是没有儿子,应该是去做妾的。”宁四哥摇了摇头,语气有点复杂的说道,他没想到,宁秀儿那么骄傲蛮横的人,最后会是这样的结果。

  “什么?做妾?这怎么可能!老爷子不会同意的!”宁阿娘惊讶的站了起来,这怎么可能呢!

  ?#21834;?#26410;必。”倒是宁阿爹沉着声音,说出了不同的想法,或者说,与自己的媳妇相比,他这个做儿子的,显然更加了解自己的父亲,那是一个看着古板,死要面子,实际上却极为自私的人,如果是为了他的目的,牺牲一个孙女的幸福,又算得了什么呢!

  “什么意思?”宁阿娘?#34892;?#20667;白甜的问道。

  “这半年来,老爷子那里发生了那么多事,家中存银不多,估计是很需要银子了。”宁阿爹是真的很了解宁老爷子的想法,简简单单一句话就点到了事情的关键之处——银子。

  宁老三就是用缺银子的理由说服宁老爷子的,而这银子的用处,自然是为了给他读书,他说自己很有把握考?#34892;?#25165;,但若是缺了银钱,少了打点,说不定就会被换下去,老爷子一听,立刻就同意了,可以说这个三儿子读书的事情,一直都是老爷子的软肋,其余任何事情都要为?#36865;?#35753;。

  “哼,老爷?#28216;?#20102;老三牺牲这么多,以后可别后悔!”宁阿娘想起了往事,?#34892;?#27668;不过的抱怨了一句,老爷子如?#20284;?#24515;,宁老三却不是什么好东西,以后有老爷子后悔的时候!

  “阿娘别气,那家如何,都与咱们没关系了。”宁二哥贴心的安慰了宁阿娘一句,要?#30340;?#23478;的几个兄弟,宁大哥稳重踏实,宁二哥聪慧体贴,宁三哥活泼开朗,宁四哥寡言细腻,宁小六乖巧懂事,各有各的特色,也不知道都是像了谁,怪有趣的。

  童生?#36234;?#26463;的时候,宁云兮的兮狂画馆也迎来了第一次的拍卖会,拍卖会地点就定在了画馆的大厅中,周围都是宁云兮的画作,受邀而来的客人总计有六十六位,人数有点多,地方有点小,众人坐着小板凳,一个挨着一个,有种莫名的喜?#23567;?br />
  “这种拍卖会的?#38382;劍?#25105;多少年没见过了,还坐小板凳呢,呵呵,如果不是看在那些画作的面上,我现在就走了!”

  “哎呀,别在这里发牢骚了,有本事你就走啊。”

  “去去去,你离我远点,你的腿都快伸到我这里了。”

  “拍卖会什么时候开始啊,都快?#20154;?#20010;人了!”

  来参加拍卖会的,无不是有点家底,或者是有点名气的老爷公?#29992;牽?#29616;在他们排排坐,一个个真是挑剔的不得了。

  “欢迎大家来到兮狂画馆,此次拍卖会预计拍出两幅画作,每位客人?#31181;?#37117;有两张竞拍券,第一张全拍,二十二幅画作,挑选您最?#19981;?#30340;那副,写上您觉得合适的价格,最高价者便可拍下此幅画作?#22351;?#20108;张单拍,作品是兮狂画师的新作,名为《庆兮狂》,画如其名,是为了庆祝兮狂画馆的开业,现在,请大?#22812;?#30475;画作,同时写上您宝贵的价格……”

  《庆兮狂》画的是宁云兮站在兮狂画馆门口迎宾的情景,画作中的她,清冷,淡雅,笔墨随意,却让人印象深刻,颇有一种闹市中悠然而立的感觉。

  看到这幅画的时候,东方亦玄就想,此画的?#39749;?#38500;了他外,谁敢拍走,他就敢弄死谁!

  拍卖的?#38382;?#26159;暗拍,众人都不知道旁人所出的价钱,所以只能斟酌着尽可能出价高一些,但却又舍不得太高,怕白白给了店家,一时间颇?#34892;?#29369;豫,不过也?#34892;?#35273;得有趣的,毕竟这样的竞拍?#38382;?#39047;为新奇,他们以前都没有遇见过。

  大?#23478;豢讨?#21518;,竞拍正式开始,宁三哥和马晓负责收纸条,然后便是公开唱票的环节,在这一环节中,竞拍者可以选择公开姓名或匿名,但所拍画作和价值,却会公布,以示拍卖会的公正?#28020;?br />
  “一号客人竞拍《?#39556;?#22270;》一百两!”

  “二十三号刘老爷竞拍《松鼠记》一百二十两!”

  “四十五号文公子竞拍《风雪图》两百两!”

  ?#20658;?#21313;六号客人竞拍《庆迁宴》一百八十两!”

  “全拍结束,现在有请我们家老板兮狂画师为大?#22812;?#24067;最后的结果!”

  全拍的结果很快出来了,由宁云兮亲自公布道:“恭喜文公子以两百两的价格竞拍到《风雪图》!”

  《风雪图》是宁云兮想象?#25293;?#19990;时风雪交加的情景所画而成,笔锋冷冽,寓意颇?#34892;?#40657;暗风,宁云兮也没想到,这位文公子最后竟然选择了这幅画作,颇?#34892;?#24847;外。

  ……

  天才?#24187;爰亲?#26412;站地址:www.41338065.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iqugeg.com
英超现场直播免费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