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一生一刹,执碾成沙 > 第二百六十九章 释怀

第二百六十九章 释怀

  人之一生,所求的不过是能遂心如意,安乐得过。

  可是,当那三世记忆,如潮水般涌来,将她的心搅乱后,她这一生,便是注定跟安乐得过无缘了。

  从湖泊之中上来以后,舒乐便在橘藜的房?#34892;?#19979;了。

  橘藜刚开始以为是舒乐解除封印,唤醒邑曲太累了,后来她才发觉,舒乐的眼角眉梢染了淡淡的哀色。

  在她询问舒乐怎么了时,舒乐只是浅浅一笑,说自己无事,但她的眸底,是一片冰寒,镶嵌着无限的孤单和落寞。

  橘藜很是心疼舒乐,她看着面色苍白的舒乐,却不知如何开口。

  她知道,以舒乐脾性和玲珑心思,若是有自己看不开的事,怕是谁劝也无用。

  虽不知晓舒乐如此的原因,但她见舒乐并无什么异常举动,只是静坐出神,便也放了心。

  这日,舒乐出了房间,在谷中漫无目的的走着,在行到帝俊?#21644;?#26102;,她忽然停住了脚步。

  在怔愣了片刻后,她缓缓的俯低了身子,在门边的地上轻轻拾起了一枚还未来得及盛开,却已凋零?#23396;?#30340;花苞发了呆。

  她微微偏着头,目光有一瞬的温柔之色划过,?#23562;?#30340;食指与中指捏在花苞的尾端,稍稍用力,那花苞顿时便向外张开来,在她的指间缓缓盛开。

  有风吹过,将她脸颊边的碎发?#36947;吹?#20102;视线,她也不甚在意。

  突然,她轻轻叹了口气,手中用力一碾,抬手一扬,那花苞碎成了渣,随着夜风飘荡远去,最?#31456;?#22312;一大片落花丛中,再也寻不到?#30333;印?br />
  月华下的她,越发的绝美,那脸庞仿佛细心雕琢过,映着月光发着淡淡的晶莹之色。

  橘藜在?#33633;七?#22068;,橘藜一向自恋,觉得自己的美貌鲜少有人能比,但在舒乐面前,她却是自惭形秽的。

  舒乐叹了口气,在转身时身体?#34892;┗味?#20284;乎随时都要倒下了一般。

  橘藜急忙跑出来,化作人形扶住舒乐,舒乐便软软地靠在她身上,神色仿佛很是疲愈,那纤长的睫毛轻轻颤动,?#35895;?#24179;日看着一惯强势的人,生出了几分柔弱姿态。

  橘藜皱了皱眉头,吸吸鼻子:“舒乐,你?#26579;?#20102;?#20426;?br />
  “嗯,小酌了几杯。?#31508;?#20048;淡淡答道。

  “我送你回去。”橘藜道。

  舒乐睁了眼,慢慢直起了身子,眸光?#34892;?#33579;然:“我没事,你不用管我。”

  “怎么会没事?你从回来之后就闷闷不乐的,今日?#35895;?#36824;喝了?#30130;?#21018;刚要不是?#39029;?#26469;扶你,你都倒地上了,还没事?我才不信呢!你必须跟?#19968;?#21435;!”橘藜抬手将她圈入怀中,不由分说,揽着她就要往回走。

  醉?舒乐失笑,以她今时今日的修为,早就?#31508;?#28789;台清明,区区几杯烈?#30130;?#24590;么可能让她饮醉,迷失神志?

  人若连醉都不能,永远清醒,永远理智,又是何其不幸?

  她?#34892;?#22836;疼,人啊,果然是不能闲下来的,一闲下来,?#31361;?#24320;始胡思乱想,她也不例外。

  那日邑曲出了封印,眼中对她再无半分的?#20449;?#20043;情,举动也是颇为疏离,只说自己?#24515;?#22905;相救,定会寻了机会答谢她。

  舒乐倒也是直白,直接跟邑曲言明,她是受帝俊所托才来唤醒了他。

  如今既然他已经醒来,帝俊便会答应跟她攻打天界,若是邑曲真想谢她,便让冥界出兵,随她去攻打天界。

  她说话间语调颇为散漫,似是玩笑话一般的态度。

  本以为依着邑曲的性子,他会义正言辞的拒绝自己,并劝说自己不要攻打天界。

  哪儿曾想,听她说完,他便毫不犹豫的答应了,还问她?#24613;負问?#21160;手。

  在那么一瞬,舒乐竟是觉得心头一空。

  她也意识到了,现在的邑曲,没有情魂左右其心智,做事便果断冷酷了起来。

  她竟是,?#34892;?#19981;习惯这样的邑曲。

  她之所?#38405;?#37027;么果断的杀了被魔气控制的情魂,就是不想再跟邑曲有任何纠结,但如今真的没了纠葛,邑曲看她的眼神与常人无异,她才觉察到自己心里的异常。

  她?#34892;?#20998;不清,是因为邑曲的脸像极了上官迦越才让她如此,还是她对他还有情?

  忆起往事,想起在人间时的种种,她只觉得那些过往,就如同一场大梦,她已经记不太清了,?#20174;?#26102;不时在?#38498;?#20013;闪过一些片段,提醒着她这并不是梦。

  所以,她开始迷茫,自己活着,究竟是为了什么?

  这几日发呆也?#33579;?#39278;酒也罢,不过是一种自我放纵罢了。

  她这三世,想来也就只有迦楼罗那一世最为洒脱,两世为人,竟还不如做只大鸟轻松自在,快活?#24184;!?br />
  “橘藜,你怎么不跟我提,要去见帝辛了?#20426;笔?#20048;半眯着眸,慵懒笑着看向橘藜。

  橘藜一愣,随后答道:“你说过的话,?#24515;?#27425;是不做数的?你没提,定是?#24515;?#30340;原因,我相信你一定会在某个时间带我去冥界的,我才不会担心。到是你,舒乐,在湖泊之下究竟发生了什么?让你这般惆怅?#20426;?br />
  舒乐扬眉,拉过一旁的花枝,摘下一多白色的小花放于橘藜头上,神色欣赏的瞧了橘藜半晌,才道:?#33324;?#24581;?橘藜,你可知,人这一生,十之八九不如意。”

  橘藜眨眨眼,不以为意道:“你说的那是无法把控自己命运的凡人,我?#24378;刹?#19968;样。你如今不管是身份,地位,修为,哪样不是拔尖儿的?再加上你惯常聪慧,想要什么是你不能掌控的?#20426;?br />
  舒乐失笑,心?#25918;?#24847;流过,靠在了橘藜肩头。

  “我这三世,过得实在浑浑噩噩,到如今,我竟是觉得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么?你说攻了天界,拿下黄帝后?我又能去做什么?#20426;?br />
  她的声音懒洋洋的,借着些酒劲痴痴的笑着,又伸手撸了一多小花下来,要往橘藜头上戴。

  橘藜难得见舒乐这般小女儿模样,也就随了她的动作。

  “舒乐,活着就一定要做什么吗?你瞧瞧我,整日懒散,瞧着无事可做,实在颓废。可是,?#19968;?#24471;开心呀。舒乐,你就别想着以后要做什么啦,只需要怎么开心怎么来就行了。”她颇有介事的抬手拍了拍舒乐的肩,语重心长的说道。

  舒乐在她肩头,眼眸突然睁开,哪里还有半分刚刚的?#38498;?br />
  “你说得对,我不需要去做什么,我只需要让自己开心,就可以了。”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41338065.com 笔趣阁?#21482;?#29256;阅读网址:m.biqugeg.com
英超现场直播免费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