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蜀山世界笑傲行 > 第0026 锦衣狼卫同千户(第一更!)

第0026 锦衣狼卫同千户(第一更!)

        ps:第一更送?#21073;?#26202;上不出意外还有一更,书友们觉得书不错,记得加入书架支持一下哈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“少?#29436;?#22352;,来人,上茶。”老者客气的寒暄。

        韩诚进屋的同时?#28526;?#25171;量了一下老者,见其皮肤白皙,眼光敏锐如鹰,只是脸?#34892;?#28014;肿,仿佛操劳过度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说话时轻言细语,看上去不像一个千岁身份的大人物,倒像是一位邻家老伯父般的口吻。

        韩诚只是略一拱手,便算是回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夜来了几个蠡贼,好在都被老朽赶走了,若有打扰到少侠之处,实在抱?#28014;!?

        “无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清楚老者的意图之前,韩诚惜字如金。

        老者歉意一笑,抿了口茶,又道:“听护卫说少侠武功了得,年纪轻轻便已晋入一流,老朽钦慕的同时也甚是好奇,不知道江湖上何时出了少侠这么一位年轻的高手,想必令师定是哪位不世出的武道宗师吧?#20426;?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恕韩某无可奉告。”韩诚见其旁敲侧击自己的身份,顿时面色一冷,目露警惕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少侠?#34849;?#20102;,老朽只是随口一问,并没有歹意。”老者一见韩诚的反应,就知道他?#34849;?#20102;自己的意思,忙解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先生有什么话就直说吧,韩某不?#19981;?#25296;弯抹角。”有着两世阅历的韩诚,自是不信老者将自己请来单单只是为了聊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少侠真?#24378;?#20154;快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者闻言哈哈一笑,借此掩饰了一下内心的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右手小指轻轻敲击着案脚,微眯着眼说道:“老朽先自我介绍一下吧,老朽姓魏,如今添居大明司礼监掌印,提督东厂,前些日子,天启皇爷龙体欠安,老朽不远万里,特上西蜀求仙拜佛,保佑圣上早日安康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中途竟遇到了少侠这等年纪轻轻便踏入一流境界的少年英雄,猜测少侠可能是哪个武林世家?#21482;?#38544;世?#25490;?#30340;杰出弟子,便起了结交之心,并没有别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韩诚在听到老者自称姓魏之后,眼角闪过一丝异色,心神出现了短暂的波动,旋即?#25512;?#24687;了下来,他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,也不知其信了几分。

        魏姓老者见他知道自己身份后,依旧面不改色,不卑不吭的样子,更是坚定了自己的猜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轻笑着说:“所谓相逢便是有缘,能在回京途中遇到少侠这等少年俊彦也算是老朽的福分,老朽想送少侠一个小礼物,就算是结个善缘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袖子一抖,一块黑漆令牌脱手而出,闪电般?#19978;?#20102;韩诚,韩诚眼疾手快,忙伸手一接,令牌刚一入手,便感到上面一股沛然巨力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韩诚面色一凛,动用了七成功力才堪堪稳住身形,不至于当场出丑。

        摊开掌心一看,令牌上赫然写着“锦衣龙卫同千户”几个端庄工整的小楷,两条金龙围着这一行字成双龙?#20998;?#20043;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厂公这是何意?#20426;?#38889;诚不动声色的?#39280;实饋?

        “少侠先不要拒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姓老者哈哈一笑,这一番不动声色的试探下来,他已差不多摸清了韩诚的修为境界,?#31508;?#19968;流高手无疑,拉拢之心更为热?#23567;?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就是老朽想要送给少侠的礼物,凭此令牌,身份可威压州府郡县诸官,且不必受任何人节制,包括老朽在内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了这块令牌,少侠以后行走江湖?#19981;?#26041;便一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魏姓老者这么一说,韩诚大致明白了这块令牌的作用,虽是锦衣卫官职,实际上并没有调动锦衣卫的实权,只是身份地位上等同于锦衣龙?#29436;?#25143;,比较尊崇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权阉为了拉拢自己还真是不遗余力啊!

        韩诚知道魏姓老者之所以如此看重自己,绝非仅仅因为自己的武功,就刚才的交手情况来看,魏姓老者的功力明显远强于自己,极有可能已经打通了任督二脉,练气大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江湖上,一个一流高手的价?#20498;?#28982;不小,未必值得一个练气大成的顶级高手兼堂堂千岁厂公的身份亲自拉拢。

        魏姓老者更看重的恐怕是自己背后那个?#26377;?#20044;有的‘武林世家’或是‘隐世?#25490;傘?#21738;会知道自己只是一个无依无靠的江湖小散修。

        明知道魏姓老者极有可能?#34849;?#20102;自己的出身,韩诚故意没有解释,就让他那么?#34849;?#19979;去也不错,至少想打什么歪主意前会忌惮一下,自己的人身安全也多了一份保障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他既愿意送一个高品官职拉拢自己,自己干脆大方的收下便是,反正也没损害到自己什么利益,冒然拒绝,反倒徒增麻?#22330;?

        “既是厂公美意,小子便厚颜收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韩诚?#20658;?#25329;手,顺势将令牌放入了?#25345;小?

        魏姓老者微笑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双方又寒暄了一会儿后,韩诚以天色不早,已经困乏为由请求告?#24661;?

        魏姓老者闻言起身离座,亲?#36234;?#38889;诚送到门外乃止。

        等韩?#20384;?#24320;后,屋内帘幕中一个?#21453;?#26041;巾,穿着儒衫的俊秀少年?#37027;?#36208;出。

        魏姓老者似乎早就知道了有人,他头也不回的说道:“?#20160;?#32769;奴与那少年的对话殿下该全听到了吧,殿下觉得此子如何?#20426;?

        “谨慎,冷静,武艺高强又没有多少名门弟子的骄浮之气,是个人物,不过——”说到这,儒衫少年不禁皱了皱眉:“小王私以为,以魏伴伴的身份和地位,如此费尽心机的拉拢,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了?#20426;?

        魏姓老者双眼微眯,语气微?#34892;┭侠鰨骸?#27583;下?#24418;?#36731;视,能教出这等徒弟的,其背后之人身份绝不简单!

        如今天下各地蚁贼起事不断,不少武林世家与帮派牵扯其中,暗中与之勾结,以致朝廷兵马屡剿不利,此起彼伏,在此关键时刻,多个朋友总比多个敌人要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圣上自去年乘船游赏,不?#34915;?#27700;之后,?#30142;?#24180;余一直未愈,膝下又没有子嗣,作为圣上一母同胞的亲弟,殿下要早做打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将来若想剿灭那些造反的蚁贼和那些阳奉阴违的世家,帮派,少不得要一些能人辅佐。

  http://www.41338065.com/71_71683/20881574.html
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41338065.com 笔趣阁?#21482;?#29256;阅读网址:m.biqugeg.com
英超现场直播免费观看
时时彩pk10历史记录 青海十一选五走势图今日 12122期任选9场多少钱 辽宁快乐扑克三 围棋的筋和形 四川体彩高频新11选5 贵州11选5开奖走势图一定牛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表图中彩网 浙江体彩6十1中奖规律 快乐10分中了一个数字 七乐彩中奖查询 广西11选5基本走势图彩经网 福彩3d和值遗漏表 中国福彩网排列三 555游戏通比牛牛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