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不世妖孽 > 第272章 一个谜团

第272章 一个谜团

        五人沿着溪流一路向南而行,金行子对丑陋男子道?#36203;?#20010;越裳女王蛮横至极,我们又不是斗不过她们,为?#25105;?#24525;下来?

        丑陋男子自然就是无障,的确如梦雅所料,跟着黎曼芳回越裳的无障,是华清月假扮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无障道:我们若是与越裳动起手来,梦雅公主在其中很难做,况且越裳女王修为很高,又人多势众,我们有伤在身,很难全身而退,?#34892;?#26102;候忍一时,给足了面子,还是有必要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芸初道:若是她现先生是华清月假扮的,会不会追过来呢?

        姑娘还以为女王没有识破?

        芸初惊异问道:她若是识破了,怎会放我们走?

        她没有把握胜过我,只不过想要王的威严,给越裳子民一个交代,我们如此做,是最好的结果。

        芸初微笑道:看来华清月需要假扮先生,终日留在越裳做驸马了!

        无障道?#36203;?#38590;不?#39038;?#20063;许还未到越裳,她便逃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说话间,前方已有两人拦住了去路,皆穿着一身红色道袍,道袍上镶嵌着火云图样,金光?#20102;福?#19968;人身材偏高,长脸八字胡须,面容冷峻,另一人方脸浓眉,目光炯炯,看气质就知这两人绝不是凡人,无障等人已知躲不过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长脸人抹着胡须,盯着凌空子道:没想到你这金翅雕竟修成了人形,真是难得,你若不想死,就如实交代,昨夜在山谷内都生了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凌空子道:你想知道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你可知道是谁动用了魂力?

        魂力,什么是魂力,贫道可?#28216;?#21548;说过?

        长脸人沉声道:魂力就是灵魂的力量,类似于你们身体内的妖气,但其威力要远大于妖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凌空子道:灵魂还有力量,贫道可是?#28216;?#21548;说过!

        方脸人不耐烦道:少装糊涂,你若不说出实情,哼,你们这些人一个也别想活着!

        无障开口道:二位道爷能否说清楚些,我们的确不知道爷说的魂力是什么,就这样要杀我们,的确冤枉。

        长脸人与方脸人交换了眼色,前者伸出手掌,‘呼’只见手掌心窜起了精纯的红色火苗,只有?#30475;?#32454;,蜿蜒跳动,尤为刺眼,就是这?#20013;?#24577;,不过每个人的灵魂和境界不同,颜色也就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金行子嘿嘿笑道:你这么说贫道就明白了,贫道?#19981;幔 ?#21628;’金行子的手掌也燃起了火焰,火苗更高。

        长脸人冷哼道:你那只是‘赤炼炎火’虽算稀有,但焉能与这魂力相比!手掌一挥,那道火苗飞向金行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金行子正要出手抵挡,却被无障拉开,那道火苗从金行子的脸颊旁电闪而过,‘咚’地一声,碎石飞舞,石壁被炸开一个一丈深的洞。

        金行子目瞪口呆,惊出一身冷汗,没想到这火苗竟有如此强的摧毁力,若是自己用神火去抵挡,只怕那火苗会破开神火直接穿透他的身体,还好师父及时解救,不过心中清楚,这等魂力是后天修行而来,与师父的天下之魂相差甚远,只是师父的境界较低,还不能完全驾驭体内的魂力。

        长脸人冷哼道:现在应该清楚了吧,说,昨夜你见到谁用了这相同的力量?

        凌空子道:的确见过,?#19978;?#20182;已经死了!

        长脸人脸色一凝,问道:他是谁,是怎?#27492;?#30340;?

        凌空子道:他叫?#39038;?#26159;黄山的叛逆,他动?#35868;庵至α空?#21796;出了青龙,后因受到青龙的反噬,入了魔道,被我们合力诛杀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将信将疑,方脸?#23435;?#36947;:他的尸体在哪里?

        凌空子道:被水流冲到了石崖内,寻不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长脸人阴森道:胡说,?#25512;?#20320;们这些人如?#25991;?#26007;的过那?#33267;?#37327;,看来你们还是不说实话,那就不能?#30452;?#23562;杀你们了。说着便?#33080;?#19968;柄长剑,两只化了形的妖在下界是很难遇见的,又有神火,若是收了魂魄,夺下神火,胜过修行很多年。

        无障淡淡道:道爷若想杀我们,我们自然无力?#32431;梗?#20294;希望道爷能让我们死的明白些,为?#25105;?#23547;到动用魂力之人?

        长脸?#35828;潰?#37027;?#33267;?#37327;是你们下界的蝼蚁不应?#20040;?#22312;的,是邪道,为天理所不容!

        无障道:原来如此,看来你们是天界的人了,只是不知通过什么神通得知下界有人动用了魂力?

        方脸人面色一沉道?#36203;?#20320;们就无需知道了!说着缓缓抽出长剑,‘腾’的一声,长剑窜起猎猎火焰,?#35828;然?#28976;是真气所凝,绝非魂力,对付这些人还用不到魂力,即便如此,这等境界的真气也绝非下界的修行者所比。

        无障昨夜动用魂力的时候,就知道会引来这样的麻烦,不过要比预料的要稍好一些,天庭似乎只是派这两名仙人下界来查动用魂力的人并将其铲除,并不知他动用的是何种魂力,也就是说,天庭还未觉他还活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眼下这两位仙人欲要杀了他们,他只有再次动用魂力才有可能将其杀死,杀一个?#39038;?#23601;已是拼尽全力了,现在又要杀两名比?#39038;?#22659;界更高的仙人,更困难的是需要瞬间击毙两名仙人,若跑了一名,他将大难临头,无障已别无选择。

        无障已将五色石攥在了手中,藏在衣袖里,三名弟子也都准备好了,只要对方一动手,他们三人便会杀向同一个仙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突然一个如洪钟的声音从空中传来,震得树叶?#25104;?#20316;响,你们两人竟敢私自下界!

        两名仙?#23435;叛?#22823;惊,抬头望去,只见几道银光落了下来,为的一人背生双翼,身穿银甲,手持大斧,虎目瞪着他们,身后几人皆穿着银光闪闪的盔?#20303;?

        无障在骊山见过此人,是天庭的日游神,难道他的魂力惊动了天庭?

        长脸人恭敬施礼道:我们昨夜修行时,感知到这里有人动用了魂力,匆忙下界来查寻,没来?#30473;?#31104;告上神。他自然不敢说出暗派他们下界之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日游神怒道:你们火部想要接管我们巡部吗?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不敢!

        那是谁给你们权利,你们?#20260;?#24847;下界?

        方脸?#35828;潰?#23567;神知错,我们本想着查到此人之后在回去禀告圣神。

        日游神呵呵笑道:昨夜这里可是生一场大?#21073;?#38590;道本神看不出你们都做了什么吗?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吓得跪地道:上神恕罪,昨夜我们的确觉这里有人动用了魂力,只是顺便

        胡说,若是下界有人动用魂力,夜游神怎会不知,你难道说他失职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两人连忙道:不敢,不敢,但,但上神可以问他们,他们可是将那动用魂力的人给杀了!

        无障跪地道:我们的确杀了人,但那人是否使用了魂力,我们不清楚,是两位逼我们说的,还望大神明察!

        两仙人一听,恨不得出手将无障烧成灰,但在日游神面前,他们只能忍受。

        日游神瞥了一眼无障,对两?#35828;潰?#20320;们若是不服,回天庭再理论,还不起来跟我们走!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只好起身,祭起长剑飞了起来,跟随日游神,转眼消失在?#25321;貳?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走后,无障矗立在原地,慢慢闭上了眼睛,?#30007;?#20037;久不?#21073;?#29978;至后怕,暗道:好险!若是日游神晚来一刻,那结果很难预料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为何日游神会来,却成了一个谜团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名弟子?#38405;?#20102;一把汗,此时才深刻体会到无障将要面对的是什么样的人,走什么样的路,这条路不是与人在斗,而是与高高在上法力通天的神在斗,与之相比,天下第一剑客不过是井?#23383;?#34521;,他很庆幸能拜无障为师,虽不知这条路能走多远,但想必然精?#39318;沉搖?

        芸初俏脸雪白,刚刚生的这一幕,已乎了她的想象,她竟然见到了天界的神仙,险些被神仙所诛杀。

        继续行了许久,无障停下脚?#21073;?#36716;身对芸初道:在向前行百里便是南海了,姑娘跟着我们多有不便,我们就此别过,后会有期!

        芸初娇躯一?#20572;?#26263;想:终于要赶我走了!秋水闪过失望,轻声问道:先生是否嫌弃芸初会拖累先生?

        无障道?#36203;?#20123;天你都看到了,在我们身边很危险。

        芸初道?#24456;?#21021;不怕,若不是先生救我,芸初早已是个死人了,只要先生不嫌弃,就算是为先生而死,芸初都不会眨一只眼睛!

        那不过是举手之?#20572;?#22993;娘不必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芸初低着螓,凄切道:也许先生不会放在心上,但对于芸初却是再造之恩,芸初怎能忘?#22330;?#39039;了顿道:先生若是赶芸初走,也许过不了多久,师父她们便会寻到我,那时芸初同样会死,既然先生嫌弃,芸初不如现在就死了好,免得再受折磨。

        金行子在一旁劝道?#24456;?#21021;已经没有去处了,身世这么?#38378;?#38590;道师父就狠心丢下她不管,好事做到底,师父就留下她吧,我们这些弟子都?#20013;?#22823;意,很多事情都想不到,师?#24178;?#36793;的确缺少一位像芸初这么好又细心的人来照顾。

        凌空子道:大长牙说的不错,就留下她吧,至于那些危险,我们这些弟子哪个不知,不都追随着师父,何曾怕过。

        无障心知这两名弟子早已被芸初的美?#22330;章頡?#33258;然舍不得芸初走,转过身去,迈步道:你们既然想留住芸初姑娘,那今后便由你们负责了。其实自己也很难拒绝芸初这种请求,对女人他始终心太软。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41338065.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iqugeg.com
英超现场直播免费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