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武逆焚天 > 第二千五百九十八章 呆在当场

第二千五百九十八章 呆在当场

        听了刘洋接下来的那番话,吴天的眉毛也瞬间就竖立了起来,满面怒火的盯着刘洋,大声厉喝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狗屁!这是什么狗屁辞,我问的是什么人将琳鹄伤成这个样子,这之间都发生了什么事情。你的这些我眼又不瞎,自己就能够看得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吴天的大喝,刘洋整个人的身体都跟着抖动起来,他很清楚对方现在就算是当场将自己杀掉,伯卡也绝不会多一个字,更不可能为自己出头阻拦。

        问题是自己当时身处八门拘锁阵法之外,内中发生了什么完全不清楚,现在就算是想要编都编不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人此时?#37027;?#21516;样焦急,从眼前这种情形来看,事情定然不简单,可是究?#29399;?#29983;了什么,大家一来无法猜测,哪怕从刘洋这里听到只言片语,也不敢轻易揣测。

        伯卡目光微微转动,与吴天所不同的是,他现在反倒更加记挂着段月瑶的情况,毕竟那个女子是与自己的未来息息相关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伯卡重重的?#20154;?#20102;一声,同样声音严厉的喝问道:“到?#33258;?#20040;回事,的详细一些,不是?#20961;读?#20010;人的么,怎么就搞成了现在这个样子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刘洋本也不是?#20498;希?#20182;当然听得出来伯卡询问的真正意图,可这个时候他却只能无奈的回答道:“当时左风两人,一同冲入到了八门拘锁阵法中,这是我亲眼所见。之后琳鹄大人带着手下强者追了进去,我的同伴李夫也跟随而入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后来只见到琳鹄大人孤身从其中,……冲了出来,我没有看到其他人,所以不清楚另外那些人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吴天和伯卡的?#25104;?#30636;间阴沉了下来,他们两个人就算不愿往那最糟糕的情况去猜想,可如是种种他们又实在想不出还有其他的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如今这个时候,吴天也是彻底愤怒了,那?#25346;中?#20037;的怒火,在此时完全爆发开来。手掌缓缓的抬起,眼中杀机迸发的死死的盯着跪在自己面前刘洋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围几个有身份的人,都清楚吴天要做些什么,可是曾寒正在皱眉?#20102;跡?#20223;佛根本不清楚周围发生了什么事。邢夜醉眼神微微动了一下,似乎想要开口阻止,可是眼看着话到了口边,最后却是喉咙滚动了一下,又将这话给重新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只有伯卡一脸的纠结,若是换了平时他才懒得理会这样?#24187;?#25163;下人的死活。可是一?#21019;?#20154;是为了替自己办事,才搞成现在这个样子,另外一点就是他对段月瑶并?#27492;?#24515;,所以这刘洋暂时还不能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吴天阁主,事情暂时还未查清楚,我看纵使此人有何过错,待到查明真相后再处理也不迟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眼下的琳鹄就好像是一头发怒的雄狮般,根本听不得任何与其意志相违背的声音。受到重伤的是自己手下的?#24187;?#23569;阁主,另外更是有着一支近二百人的?#28216;?#19981;知踪影,他哪里还能压得住火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要知道真相,他却在这里胡言乱语?#24597;?#35270;线,分明就是与贼人一路的,若不将他处理掉,难道还要留在这里让其继续胡八道不成?”

        面对吴天那如同要吃人般的眼神,哪怕修为比其高上一截的伯卡,也不禁露出了惊容,迟疑了一瞬间后,伯卡只能带着郁闷的?#37027;?#20302;下头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身份比吴天低,可是他终究是一郡之首,眼下只能以保持沉默的方式,一来默许了对方的行动,同时也表现出自己对其做法的不满。

        吴天现在可不管对方满不满意,直接抬手就朝着刘洋拍去,吓得刘洋以额触地,整个人几乎都趴在了地上,痛哭的求饶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阁主大人明鉴,请您明鉴啊!我真的不知道当时究?#29399;?#29983;了什么,我看到的只有结果,就只有眼前你们所见到的结果啊……求求你……!”

        对方的苦苦哀求,在吴天听来反而愈发觉得聒噪,而他那抬起的手掌并未停下,而是依然在不断的积蓄着灵气,缓缓的朝刘洋的头顶落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掌可以没有多大的力度,但是其中汇聚的灵气?#20174;?#26377;强大的破坏力,只要这一掌触到刘洋的头顶,头颅就会如豆腐砸落地面般,瞬间炸裂开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短促的?#20154;?#22768;,恰在这个时候响起,本来伯卡的求饶都起不到半点作用,偏偏就在这一阵?#20154;?#22768;音响起之后,那在空中慢慢落下的手掌,却一下子停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包括已经决定要杀死刘洋的吴天在内,所有人齐齐将目光转向那发出轻咳声的人,琳鹄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被曾寒强行灌入口中的药物,在这个时候终于起到了效果,尤其是琳鹄本人也始终保持着紧张状态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刚刚返回隶城的时候,有那么一瞬间的松懈,让气息涣散之下晕厥了过去。但是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,药效刚刚发挥出一点效果,他并没有安心休养,而是马上?#30475;?#31934;神让自己立刻苏?#21387;?#26469;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样?到底是怎么搞成这个样子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吴天一步跨出径直来到琳鹄面前,虽然第一句话还是在询问伤势,可是紧接着就按捺不住的问出了自己最好奇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重重的喘息了几口新鲜而又冰冷的?#25484;?#29747;鹄这才?#34892;?#33392;难的开口道:“是那个小子,那个叫左风的小子,这一切都是他干的,都是他……呃啊……咳咳…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还没有完,琳鹄就感到身体中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,惨呼声刚一出口,便感到一阵的胸闷,重重的?#20154;?#30528;,血沫也随着?#20154;?#34987;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平日里极为爱洁的吴天,此时也顾不?#38376;?#28293;到身上的血污,满脸吃惊的追问道:“左风,是哪个左风,他是哪个帝国的人,修为达到炼神期什么层次?”

        邢夜醉此时也一脸焦急,跟着伯卡一同靠近过来,他心中一直在默念着‘另有其人,另有其人’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听琳鹄?#20154;?#19968;阵后,便开口道:“那小子,就是那个感气期巅峰的左风,一切事情都是他搞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下所有人都震惊了,“感气期巅峰?#20445;?#21738;怕是亲耳听到琳鹄如此,大家仍然有种难以置信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人注意到,邢夜醉身体轻轻一颤,整个上半身都在轻微的摇晃,虽?#24187;?#26377;当场露丑,可是那一张?#25104;?#24050;经再看不到半点血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现在注意力都放在琳鹄那里,或者也可以是琳鹄过的那番话上,吴天显得尤为激动,伸出手来?#35805;?#25353;在琳鹄的胸口位置。随即一道道精纯的灵气便冲向其基础窍穴,让其主要经脉完全贯通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灵气的灌注,吴天马上继续问道:“想清楚了再,不要胡?#20063;?#27979;,别是什么感气期武者,就是普通育气巅峰强者,都不能胜得了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感受着身体之中属于吴天的灵气在流转,琳鹄的脑海也变得更加清明,只是他的神情却变得十分痛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阁主大人,我没有糊涂,我的都是真的。那叫左风的小子,已经成功掌握了八门拘锁大阵,他就是利用那大阵的力量,才将我给搞成现在这个样子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哪怕是刘洋都没有想到,琳鹄当时狼狈的从里面逃出来,竟然是因为对方已经控制了大阵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刘洋在讲述的时候,不敢用“逃”这个字,所以琳鹄是从阵法内“冲”出来的,可当时的情形琳鹄几乎是拖着半条残命,好不容易离开的阵法,而且一出来就毫不停留的命令火云鹰加速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八门拘锁,竟然是八门拘锁阵法被掌握!”

        吴天默默的?#27490;?#30528;,如果是因为左风掌握了八门拘锁阵法,那么之前解释不通的地方也就都清楚了。可问题是他现在无法接受的是,数千年来无人能够掌握的八门拘锁大阵,竟然真的会被人掌握,而?#19968;?#26159;?#24187;?#24863;气巅峰的青年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其他人呢?你带着的可是几乎一整支?#28216;椋?#37027;是近两百人的?#28216;欏?#20973;我贲霄阁的本领,就算是在八门拘锁阵法中,不敢是纵横来去,可也不会被那些妖兽所压制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吴天仍然不死心的追问,虽然他的心里隐隐的已经冒出了一个不好的念头。

        琳鹄眼神中有着深深的仇恨,可是此时回想当时的经过,他的心?#23383;?#20063;有着一抹难掩的?#24535;澹?#27605;竟生死一瞬间的事,自己几乎就丧命在那景门之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?#23567;?#27809;有妖兽了,我们进入的是景门,在里面走了大半个时辰,没有遇到过一只妖兽。最后出现大量的傀儡兽,每一个战力都很强大,起码是纳气中期以上,尤其是那数量,那数量……恐怕有近十万呐!”

        琳鹄声音干涩的开口道,虫傀的数量自然不可能有他口中的那么夸张,左风操纵下的虫傀,一共也就不到三万只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在琳鹄的感觉中,那就是斩不尽杀不绝的傀儡海洋,自己那些人遭受如此大的损失主要就因为这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算是这样,我们贲霄阁也不可能搞成这个样子,你难道就没有动用全部手段么?”吴天仍不死心的追问。

        琳鹄却是点了点头,然后又摇了摇头,道:“用了,那最后的手段我都用了,可,可是……仍避免不了全军覆没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全军覆没”四个字出口,在场所有人都如遭?#30528;?#33324;浑身一颤,齐齐呆在当场。

  天才?#24187;?#35760;住本站地址:www.41338065.com 笔趣阁?#21482;?#29256;阅读网址:m.biqugeg.com
英超现场直播免费观看
广东时时彩开奖结果走势图 北京中彩 新疆11选5几率 幸运赛车心得 安徽快三开奖走势结果 福彩快三能赚钱吗 吉林11选5稳赚技巧 河北快三手机版走势图 平特王日报今天 体彩6场半全场胜负结果分析 美式足球比分迅盈 腾讯彩票9月21 7m足球比分指数s2 567883com一尾中特 五子棋两用棋盘包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