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邪神仙道 > 第一百九十章:驚變

第一百九十章:驚變

  三狼斃命,并沒有使這些妖狼退卻,反而像一條導火索,徹底的讓狼群憤怒起來,嗜血的眼神中散發出兇狠的殺意。

  妖狼陣陣低吼,壓低著身子慢慢前進,將包圍圈收縮的更小一些。

  似乎收縮到一個令妖狼最為滿意的位置,所有妖狼一躍而上,那純白狼牙,有如鐵鋸,勢要將邪自生撕成碎片。

  邪自生掄著手中的妖狼身體,順勢當作武器,在原地猛然甩上了一個大圈,將進攻而來的妖狼打飛出去。

  “這些除穢境的妖狼,速度擅長,但是力量卻不怎樣。”邪自生心中有了一個底。

  那些被打飛的妖狼,落到地上,沒有絲毫停頓,再次前仆后繼的朝著邪自生撲了過去,變得比先前更加瘋狂。

  “這些妖狼明明知道不是我的對手,卻絲毫沒有退卻逃走的意思,看來也是知道威武不能屈的這個道理。”

  有些道理說不出來,卻是習性本能。

  “世人都說狼無情,怎么養都養不熟,在我無情道看來,狼卻是從來都沒有屈服過,狼的天性是不會屈服的,又怎么可能像狗一樣,對人搖尾乞憐,忠心耿耿。”

  邪自生心中有些動容,但是卻沒有手下留情的打算。

  “威武不能屈,不屈便是死,你們以身證道,也算是得道而死,道不同不相為謀,然而無情,道同又可以相謀嗎?”

  劍影飛閃,十幾頭妖狼緩緩趴在了地上,這些妖狼眼神安寧,慢慢潰散。

  見到十幾頭除穢境妖狼轉眼之間就被邪自生殺死,那銀毛狼王也有些坐立不住了,朝天一聲哀鳴,風馳電掣的朝著邪自生飛撲過來。

  銀毛狼王乃是辟谷境妖獸,速度快的驚人,看來先前它追擊獵物的時候,都沒有使出它真正的速度,否則這群妖狼也不可能追上它的腳步。

  鋒利的爪尖從肉掌之中伸了出來,那爪尖劃過空氣,留下數道還來不及消逝的白光。

  面對辟谷境妖獸的全力一擊,邪自生心頭也是一凜,不得不躲避銀毛狼王如此恐怖的攻擊。

  爪光揮過,那鋒利的爪光拍散一道殘影,正是邪自生空間瞬移過后,還未曾消逝的殘影。

  邪自生持劍出現在了銀毛狼王的后背,十幾道鋒利劍影朝著銀毛狼王的后背激射過去。

  看到十幾道幻影劍刺進銀毛狼王的后背上,邪自生暗松一口氣,想當初,那辟谷境的倀孽虎就是這樣被邪自生給殺死的。

  似乎察覺到后背上的危機,銀毛狼王雪白的狼尾往后背上一掃,想要將邪自生掃落后背,卻是無意間將十幾道幻影劍瞬間拍碎。

  看到眼下的這種情況,邪自生也有些始料未及,幻影劍雖然厲害,但是這破解的方法也太簡單了吧。

  此時,邪自生突然覺得那倀孽虎死的實在是太冤了。

  銀毛狼王扭頭看了一眼后背,那猛然頓悟的眼神中,似乎也已經發現了這個秘密。

  銀毛狼王回身一口,那血盆大口想要將停滯在半空中的邪自生一口吃下。

  驚險之間,幽冥鬼翅撐破肩上的衣服,一連拍了兩下,這才讓邪自生的身體遠離了銀毛狼王的血口。

  銀毛狼王咬了個空,不過它前爪落地的瞬間,后腿卻是猛然一蹬,那扭動的后腿間,狼尾被甩的筆直。

  從那狼尾上,無數有如銀針一樣的狼毛,如同暴雪梨花一般刺向半空中的邪自生。

  沒想到這銀毛狼王還有這樣的手段,邪自生也是嚇了一跳。

  倉促之間,劍光重重,有如一面光壁擋在了邪自生的面前,正是逐日劍法中的蔽日式。

  狼毛落在光壁之上,發出不絕于耳的金屬撞擊聲。

  蔽日式雖然讓邪自生沒有受到狼毛的攻擊,但是幽冥鬼翅就沒有這么好運了,被大量的狼毛攻擊,幽冥鬼翅瞬間便留下了密密麻麻的小孔。

  受到這些小孔的影響,邪自生的身體緩緩落下,幽冥鬼翅竟然是已經失去了飛行的能力。

  沒想到對方的攻擊竟然對幽冥鬼翅造成了這樣的傷害,邪自生眼中也是閃過一絲心疼的神色。

  幽冥鬼翅失去了飛行的作用,現在對于邪自生來說反倒是一個累贅,邪自生連忙收回了幽冥鬼翅。

  銀毛狼王有些得意的怒吼起來,附近的妖狼也跟著咆哮起來。

  然而就在這時,在邪自生的面前,一具光人顯現了出來,正是邪自生的神魂出竅,借光顯形。

  一道金光陡然從邪自生神魂右眼飛出,正是洞魄神光,那銀毛狼王還沒有反應過來,那洞魄神光便已經射進了銀毛狼王的頭顱之中。

  銀毛狼王眼神有些不清醒的搖動了幾下腦袋,那眼神便漸漸的恢復了清明。

  “沒想到這妖獸中了我的洞魄神光竟然沒有死,反而這么快就恢復了過來。”邪自生有些驚訝,不過一想到對方既然是妖獸,也隨之釋然。

  趁著銀毛狼王還沒有完全清醒過來,光人雙手的拇指和中指捏在一起,從剩余的六根手指頭上,分別射出了三道黑光,三道白光,直刺銀毛狼王的雙眼。

  三生迷離光,三世苦難照。

  三生三世,苦難迷離。

  自從邪自生領悟了慈悲心經之后,對于這兩種神魂法術,似乎又有了新的領悟,同時施展起來,相得益彰,威力倍增。

  “這些妖獸從一出生開始就為了生存,無時無刻不是在忍受著迷離苦難,這就是大自然的殘酷生存法則,道法自然,這一點,人和獸倒也沒有什么兩樣。”

  這六道光芒刺入銀毛狼王雙眼之后,銀毛狼王雙目便失去了神色,而且身體也保持著一動不動的姿勢。

  趁著這個時間,邪自生神魂快速回到體內,拿著仙陽劍,一劍刺進了銀毛狼王的心臟,那鮮血如柱噴涌出來,在草地上流了好遠好遠。

  辟谷境的妖獸,就這樣如此簡單的被一劍刺死,邪自生也有些激動。

  “沒想到神魂法術正好克制此獠,早知道這樣,我就不動用幽冥鬼翅了。”邪自生感嘆道,現在幽冥鬼翅失去了飛行能力,等于是少了一種保命的手段。

  “好在,我現在已經辟谷境,那逐日劍法中的逐日式我也可以修煉了,這逐日式是御劍飛行的道術,同樣擁有飛行的能力。而且御劍飛行一看就是正道道術,比幽冥鬼翅還要方便一些。”想到此處,邪自生心情總算是好上了一些。

  見到狼王已死,那剩余的妖狼哀嚎了幾聲之后,便全部逃離了此地。

  邪自生望著妖狼離去的背影,摸著鼻子,有些自嘲的笑道:“活著,又怎么算是屈服呢。”

  就在邪自生感慨之際,地面一陣地動山搖,從地底,一只巨大的蛇頭冒了出來,正是吞象巴蛇獸,它巨口一張,便將銀毛狼王的尸體給吞了下去。

  這銀毛狼王可是辟谷境的妖獸,它身體里的妖丹和全身的材料,都是價值連城之物,沒想到竟然就被吞象巴蛇獸這樣一口給吞了。

  那吞象巴蛇獸吞掉銀毛狼王之后,便艱難的躺在了地上,一動不動,不過它的腹部鼓起,正是銀毛狼王在它身體中的位置。

  這吞象巴蛇獸會吞食妖獸的事情,邪自生倒是知道,當初正是此獸想要吞掉邪自生,才會反倒被邪自生用獸靈符給制服。

  不過此獸進食的次數卻是極少,先前在地底潛行了一個月,邪自生也沒發現它捕食,若不是它現在吞掉銀毛狼王,邪自生都已經快忘了此獸只不過是一頭煉氣圓滿的妖獸,還需要進食。

  只是現在此獸吞下了一頭辟谷境的妖獸,邪自生反倒是有些擔心,這家伙不會撐死掉吧。

  畢竟,辟谷境妖獸的血肉,就算是死了,體內雄厚的法力,也不是煉氣境妖獸可以輕易消化掉的。

  就這樣過了數柱香的時間,突然咔嚓一聲,從吞象巴蛇獸的頭上裂開了一道口子。

  “這股氣息,怎么可能?”邪自生后退了數步,離吞象巴蛇獸保持起一定的距離,仿佛對吞象巴蛇獸有著某種特別的戒備。

  就好像蛇蛻皮一樣,一條新的吞象巴蛇獸從巨大的蛇皮中游了出來,而此時從吞象巴蛇獸身上散發出來的法力氣息,赫然是辟谷境小乘,和銀毛狼王一樣的境界。

  “竟然直接從煉氣境圓滿踏入了辟谷境,這吞象巴蛇獸未免也太過恐怖了。”若不是親眼所見,邪自生想以為自己在做夢。

  那吞象巴蛇獸從蛇皮中完全出來以后,那蛇皮便慢慢變色,化作泥土掉在了地上。

  吞象巴蛇獸看了邪自生一眼,被一頭如此奇怪的辟谷境妖獸看著,竟然讓邪自生心中產生了絲絲寒意。

  那吞象巴蛇獸往地上一鉆,那龐大的身軀便如同泥鰍入土,慢慢消失不見。

  眼見吞象巴蛇獸就要消失不見,邪自生連忙將自己的命令通過法力傳遞了出去,然而邪自生的命令卻如泥牛入海,根本得不到任何回應。

  哞。

  邪自生依然還不愿放棄,利用三界靈犀音繼續發送著自己的命令,可是等了許久,那塌陷的地面上,根本沒有任何動靜。

  邪自生走到那些化作泥土的蛇鱗面前,在一團泥土間,一張殘破的符紙已經靈氣全無,早已湮滅在了泥土之中。

  “看來吞象巴蛇獸除穢辟谷,將獸靈符也去除掉了。”邪自生感嘆道。

  除穢便是要去除污穢,這獸靈符是一種控制的手段,對妖獸而言,也是污穢。

  一頭辟谷境妖獸的尸體,一只自己保命的妖獸,如此巨大的損失,讓邪自生有些欲哭無淚。

  更別提,為了制服這頭銀毛狼王,還搭上了自己的幽冥鬼翅。

  就在邪自生怔怔無神的時候,一陣奇怪的風卻是從背后吹了過來,讓他瞬間警覺了起來。

  邪自生回頭看去,在一處山坡上,站立著一匹奇怪的馬,這匹馬全身青色,然而頭頂卻是長著烏黑的牛角,顯得有些不倫不類,而在它的尾巴上也不是長長的馬鬃,而是一條光突突的牛尾。

  而從它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來看,竟然也是一頭辟谷境的妖獸。

  這妖獸看上去沒有什么攻擊性,眼神精靈,好像靈智很高,邪自生有些大膽的問道:“你到底是馬還是牛?”

  這頭古怪的辟谷境妖獸似乎聽懂了邪自生的話語,發出了哞的一聲鳴叫。

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41338065.com 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biqugeg.com
英超现场直播免费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