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大宋将门 > 第1030章 贪墨真凶

第1030章 贪墨真凶

  蔡京带着几个契丹头人,在大宋转了一圈,再度回到云州,这帮人都消停了,从言谈举止之间,都透着强烈的敬畏。

  没法不害怕!

  大宋的进步实在是一日千里,他们参观了兵工厂,那些犀利的火铳,火炮,生产起来?#36879;?#21917;凉水一般容易。

  要知道眼下的契丹,连铁质的武器都装备不上,大宋这边却进入了火器时代,能打150步的火铳,几千斤的火炮,多的数不过来。

  还有那么多的拖拉机,整个军队,简直就是神兵天将,无可匹?#23567;?

  这几个?#19968;?#19981;约而同,选择了老实臣服。

  蔡京顺利归来,刚到云州,他就接到了一个重要的任命,他从儒州县丞,调任云州推官,权知云州府事。

  换句话说,他从一个小县的二把手,一跃成为一府长官,位高权重,一步登天。

  蔡京第一个念头就是冒险值得了。

  至于第二个念头,则是王爷真大方!

  可是高兴过后,蔡京很快冷静下来。

  貌似云州的烂摊子,没有那么容易解决啊!

  经过了战乱,还有搜刮,云州已经是一片狼藉,契丹各部虽然暂时老实了,难免还有异心,另外还有几百万的汉人,他们在契丹治下一百多年,和中原的汉人已经有了很大不同……以往他们心里头火热,觉得回到大宋手里,是一件好事情。

  可这一次的搜刮,他们也被波及,虽?#24187;?#26377;大面积造反,但是对大宋的亲近一下子变成了惶恐,甚至厌恶,可以说整个云州,全都离心离德,没有朝廷大军压制,随时会出问题。

  这时候接知府的位置,等于一屁股坐上了火山口,稍有不慎,就要粉身碎骨啊!

  蔡京战战兢兢,来到了王宁安的行辕,递上了名帖,很快就得到了召见。

  ?#38712;?#24030;的案子差不多结束了,本王要回转京城,过一段日子,还会到幽州坐镇。”王宁安笑呵呵道:?#38712;?#20040;,觉得事情不?#20882;歟俊?

  蔡京咧着嘴,点了点头。

  “千头万绪,卑职的确没有头绪!”

  “哈哈哈,要是?#20882;歟?#20063;轮不到你啊!”王宁安笑得很开心,可蔡京一点也高兴不起来,他总算知道了小彘骨子里的促狭跟谁学的了,王爷啊,都这时候了,别开玩笑成不?

  “你先说说吧,打算怎么办?”王宁安严肃起来。

  蔡京想了想,“卑职想在云州开秀才科,争取汉人的民心,并?#20063;?#20805;官吏差役。等人手补齐,就要整顿秩序,安抚人心。?#20882;?#22995;各安生业,休养生息,或许三五年之内,云州就能恢复元气……”

  蔡京一边说着,一边偷看王宁安的表情,他发现这位王爷并不怎么欢喜,显然,他的办法没有打动王宁安,蔡京的?#37027;?#36215;了鼓!

  “你的办法还是保守了一些,我问你,契丹各部当中,就没?#34892;?#24576;异志吗?还有那么多汉人,他们原来都是契丹的南面官,现在变成了普通百姓,心里没有怨气吗?刚刚他们还造反,这事情能轻轻放下吗?”

  蔡京听得心惊肉跳啊,我的王爷啊,你?#34081;?#35760;仇了,都灭了好几个部落了,怎么还不满足啊?

  蔡京不敢多说,王宁安继续道:?#38712;?#24030;煤炭丰富,接连草原,适合发展畜?#28872;?#21644;毛纺业,这样吧,你要争取修一条铁路,把云州和幽州连结起来。”

  “修路?”

  蔡京傻了,“王爷,这恐怕不是小钱吧?朝廷能出多少?卑职?#30053;?#24030;承担不起?”

  王宁安不高兴了,这个蔡京怎么瞻前顾后的,一点没有奸臣的干脆劲儿,要知道你这?#20174;?#26580;寡断,老子就换人了!

  他耐着性子,教训道:“这一次朝廷追回了那么多牧场和矿藏,尤其是煤矿,你要发动人?#20445;?#23588;其是那些俘虏,去挖煤……还有,这些土地牧场,可以分给普通的汉人百姓,但是需要他们出钱赎买,这样你就有了修路的启动资金,同时,要?#20113;?#21467;的名义,去捉拿蛮夷,还有其他一切能充作?#22303;?#30340;人,用他们修路。”

  “我希望在两年之内,路修通了,经?#27809;?#22797;了,云州各地也干净了,你懂吗?”

  “懂,懂了……”

  蔡京艰难咽了口吐沫,他怎么可能?#24187;?#30333;,最要命的就是最后一句!

  什么叫干净!

  不就是把一切碍眼的人,全都?#20808;?#20462;路,然后让他们活活累死吗?

  一想到他前些日子才坐过的火?#25285;?#37027;下面的每一根枕木,也都有倭人的尸体,原来建设不是随口说说,是很残酷的事情!

  蔡京很?#34892;?#29369;豫,不过很快就调整好了……?#32422;?#26159;权知云州府,什么意思,就是临时工啊!

  干得漂亮,才能转正,干得不成,就要滚?#21834;约?#19981;是一直盼着一个机会吗?现在机会来了,难道要因为胆怯,因为那点所谓的良心,不敢下手?

  那岂不是成了扭扭捏捏的娘们!

  ?#20982;?#27721;大丈夫,建功立业,不把心横下来,能干什么事?

  蔡京表示心领神会。

  王宁?#19981;?#24456;怀疑蔡京的办事能力,不过接下来证明了他没有选错人,蔡京的手段超出了王宁安的估计。

  首先,蔡京在云州,对所有?#35828;?#35760;造册,重新编户齐民,针对曾经给契丹做过官的,当过爪牙的,一律贬为奴仆……把他们的牧场牛羊,房屋财产,分给了底层百姓……这样一来,蔡京就获得了大多数百姓的拥护。

  他把所有奴仆?#24230;?#21040;煤矿,在云州先后开了11处大型的煤矿,靠着煤炭收入,蔡京建立起民兵体?#25285;?#21448;从内地?#24515;家?#27665;,扩充人马。

  利用民兵和边军,几次深入草原,清剿不听话的部落。

  在他的打击之下,契丹各部渐渐放弃?#25991;粒?#36873;择定居,而且和云州的作坊签订供货协议,变成专职的养羊工人。

  蔡京拉拢一部分,打击一部分,把抓到的契丹丁壮,还有北方草原过来的蛮族,都送去修路……值得一提,负责监修铁路的正是梁师成,而负责带兵清剿的则是童贯?#36879;?#29699;,不知不觉间,这帮未来的奸?#23478;?#32463;开始建功立业,崭露头角。

  两年时间,蔡京等人一共抓捕了近10万俘虏,同时将30万人贬为奴?#20572;?#27491;?#24378;?#30528;40万人,修通了云州和幽州之间的铁路。

  云州煤炭源源不断,输入幽州。

  作为重工业核心,幽州的钢铁,机?#25285;?#25302;拉机,火?#25285;?#20891;工,等等行业都突飞猛进……蔡京一跃成为新一代的干吏。

  当然,这些还是后话,要等一等再说。

  重要的是案子终于到了收尾的阶段,赵曙下令抓人,同时?#27493;?#26088;,让王宁安和一众钦差,赶回京城复命。

  云州之地,还很混乱,光靠着一个小小的蔡京,还是不够,王宁安把张筠留了下来,让他出任燕云巡抚,总揽一?#23567;?

  其余众人,陈希亮,吴充,熊本,全都要回京。

  在众人中间,最尴尬的要数文相公了。

  查到了兴庆府,查到了他的老巢,谁知道能查出什么来?

  没准他老人家就要锒铛入狱了!

  ……

  “宽夫兄,高兴一点,我不是没给你带手铐,装囚?#24503;穡?#25105;觉?#20882;桑?#20320;还有挽救的机会!”王宁安很没有诚意地?#21442;?#25991;彦博。

  老文铁青着脸,摇了摇头,“二郎,咱们?#20040;?#20063;是多年的——朋友,你何必赶尽?#26412;?#32473;老夫留一条活路,就不成吗?”

  文相公充满了悲愤,?#36335;?#29579;宁安成了十恶不赦的大坏蛋一样。

  “那个宽夫兄,貌似一口气贪了500万的人,不是我,而是你!”

  “你!”文彦博咬了咬牙,“你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们家在海外的财产,比老夫多了不止百倍,别看你明面上都交了出去,但是暗?#24515;?#36824;藏了多少,只有你?#32422;?#30693;道!大不了都掀开,看看咱们的燕王殿下,是何等清廉自守?”

  文彦博气?#21329;?#22351;道,他越是威胁,王宁安就越想笑,老文说这些,只能证明他真的没有办法了,这条老狐狸被挤兑到了墙角,真是山穷水尽了。

  “优?#29275;?#19968;定要优?#29275;?#21738;怕死到临头,也不能失了?#23383;?#30340;风度!”

  王宁安大笑着往?#30333;擼?#30041;下文彦博,咬?#29436;?#40831;,无可奈何……就算再不情愿,他们还是回到了京城,几乎和他们一起回来的,还有查抄兴庆府商人的钦差,他们也带回了结果。

  根据?#20849;椋?#19968;共7个账户,总计1550万元,其?#20982;?#22810;的一个,足足500万,这些钱属于一个名为韩华的人,而经过调查,韩华就是被贬到西夏的?#23383;?#38889;绛,他字子华,韩华是他的化名!

  也就是说,这一次侵吞云州财富的幕后黑手是韩绛,和咱们文相公,关系不大……一路上,情绪低落的文彦博,?#36335;?#27963;了过来,眉眼之间,忍不住喜色。

  想抓老夫,还差着火候呢!

  文彦博在进京之前,还上了一道奏疏,根据调查,云州府的一个差役供?#24076;?#20182;和原来的知府薛向有仇,是他用药陷害薛向……也就是说,案子和王雱没关系……老文最惹皇帝生气的就是两件事,一个是他贪墨巨万,一个是他逼疯了王雱。

  如今贪墨不是文彦博,他又替王雱开脱了罪责,貌似咱们文相公,又要全身而退了……

  http://www.41338065.com/20_20062/18394020.html


  天才?#24187;爰亲?#26412;站地址:www.41338065.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iqugeg.com
英超现场直播免费观看
三肖中特会员料 12生肖时时彩官网 英甲晋级规则 山东群英会时时彩 期期公开六肖中特 六合彩338822 南粤36选7好彩1季节表 一起玩捕鱼下载 欢迎光监国家唯一指定香港六合彩 金钥匙高手论坛一尾中特 香港赛马会开奖现场 新疆11选5基本走势图百度彩票走势图 甘肃11选5三直走势图 辛运28 nba球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