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大宋将门 > 第924章 查封书院

第924章 查封书院

  王珪在朝,没干过什么事情,他遇到麻烦,就三个步骤,请旨、领旨、得旨,然后照着办就是了,典型的传声筒,窝囊废。

  唯?#28784;?#27425;弄权,还惹出了麻烦,让王宁安给弄到?#23435;?#22495;,吃了几年沙子,这才和刘沆一起跑到南方讲学,本以为能安然过日子,结果又一次落到了王宁安的手里,王珪真是死的心都有了。

  见王宁安来,慌忙哀求道:“王爷,别关我,更别杀我,?#19968;?#24597;饿,怕热……总之,王爷你放了老夫算了!”

  王珪这?#19968;錚?#36719;的?#35753;?#26465;都软,弄得王宁安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!

  “王珪,你也是在朝多年了,知道什么事情能掺和,什么事情不能掺和,你搅进来,是觉得脖子够硬,能扛得住朝廷的铡刀是吧?”

  “啊!”王珪低呼了一声,老?#28526;?#33394;,带着哭腔道:“王爷,我也是无可奈何,是被他们拉过去的!”

  “他们是谁?”

  “是……”王珪吞吞吐吐,王宁安哼了一声,“要不这样,我把你交给文彦博,让他审问你!”

  “别!”王珪可吓坏了,刚刚就是被文彦博卖了,不然他也不会成为阶下囚啊,要是再落到文彦博的手里,还不知道怎么样呢!

  “我说,我全都说!”

  王珪因为犯了案子,家产被抄没,他?#28216;?#22495;回来,几乎是一无所有,想要讲学都没有人听,毕竟是犯了罪,被流放的。

  所幸这时候出现了贵人,他给了王贵钱,帮着他置宅子,买了十几个丫鬟,又?#25163;?#20182;登坛讲学,恢复声誉,渐渐的,王珪才从谷?#30528;?#20986;来。

  这时候他也知道了,对方就是东南的几个世家派来的。

  俗话说,受?#35828;?#27700;恩,需当涌泉报。

  王珪拿了这么多?#20040;Γ?#19981;能不给人家干活,东林书院成立的时候,王珪就被拉进来了,成为了座上宾,主讲论语。

  后来王珪发现,这个东林书院不简单,根本是挂羊头卖狗肉,讲学是假,真正的目的是笼络一伙人,和朝中斗法。

  王珪上次就被弄怕了,他没这个本事,偏偏又贪图享受,如果没了东林书院,他就成了孤魂野鬼,连个落脚的地方也没?#23567;?

  这不,弄来弄去,就被人家拉下了水。

  “王爷,我对天发誓,在东林书院,我只是讲论语,绝没有干任何事情,更没有诋毁王爷,你一定要相信我,我,我和那些人?#28784;?#26679;!”

  王珪竹筒倒豆子,一点不保留,王宁安笑了两声,“王相公,?#20204;?#30456;信你说的是真的,那我要请教,那些人有什么不同?或者说,他们干了什么?”

  “他们……”王珪顿了一下,咬了咬牙,“说就说,他们联合起来,要抵制国策,不准修铁路。”

  王宁安问道:?#38712;?#22240;何在?”

  “他们也谈了很久,最初认为修了铁路,漕运的利益就没了,而且靠着铁路的便捷,朝廷就能把人马调到东南。”王珪顿了顿,继续道:“他们怕王爷在东南落实分田!”

  王宁安微微颔首,王珪没说假话,其实之前他也清楚,东南的均田令,迁居豪强令,都没有真正落实,只是走?#38382;?#32780;已……那些地主大族,象征?#38405;?#20986;一点山坡地,高价出售给百姓,他们不但?#24908;?#38065;,还捞了一笔。

  至于迁豪强令,王宁安要求财产或者土地二者有一样达到标准,就视作豪强,需要迁居。

  可是到了东南,执行起来,就变成必须同?#26412;?#22791;,而且土地必须是挂在一个人的名下……这样一来,很多大家族,就把田产记在了族人,甚至家丁的名下,对外糊弄朝廷,而?#38405;?#21602;,几乎没有改变。

  早在几年前,王宁安就安排他的学生,还有各种人?#20445;?#28385;世界考察,了解地方的情况,东南的局面他不是不知道,这些人阳奉阴违,避重就轻,把朝廷的好经都给念歪了。

  只是知道又能怎么样?

  山高皇帝远,光是派官吏过去,人家有的是本事腐化……如果调兵,就不得不走运河,全程都在人家的眼皮子底下。

  无可奈何,只能等铁路修通,到了那时,几天功夫,北方的大军的就能开到,有人马压着,什么事情都好解决。

  王宁安看到了,东南的人也看到了,所以玩命阻止。

  “王相公,你冒险过来,不会没有事情,只是来叙旧吧!说吧,东南的那些人,想要如何交换?”

  王珪心中一动,莫非说王宁安撑不住了,愿意讲和,这也算是柳暗花明啊!

  打起精神,王珪道:“王爷,我看?#20132;?#19981;能乱了,漕运也不能乱……而铁路又是王爷坚持修的,朝野都支持,不好改变……不如这样,把铁路的股份拿出来,王爷和东南各占一半,也好安他们的心,还能?#28044;?#20462;路的速度,实在是一举两得,顺天应人,王爷,你意下如何?”

  王珪多盼着王宁安能点头啊,虽然东南的那帮人很仇视铁路,但?#38382;票热?#24378;,能争到一半的股权,完全可以知足了。

  可王宁安根本不可能答应!

  修两条铁路,是朝廷发的债券,用财政收入担保,使用的技术人?#20445;?#26469;自皇家书院,材料和劳工,有海外的,也有大宋的,有倭国的苦力,也有沿线的百?#38113;?

  整个铁?#26041;?#35774;,全都是朝野军民的付出。

  建成之后,铁路的最大股份,也应该是朝廷的,计入户部的?#20160;?#35201;是像王珪说的那样,拿出一半的股份,交给东南,那成了什么?侵吞国家财产,岂不是?#28909;?#20309;中饱私囊,还要过分!

  对不起,这种事情,王宁安不会做,他也不能做!

  “王相公,你还有什么要说的?”

  王珪的心就是一寒,好像被掏了一把……虽然胆子不大,但王珪的口才还很不错。

  “王爷,能不能?#24066;?#32769;夫,说几句肺腑之言?”

  “讲,我洗耳恭听!”

  王珪点头道:“王爷为了大宋朝廷,为了天下苍生,?#24515;?#20849;睹,可是和世家大族作对,就实在是不智!古往今来,打压世家的皇帝不在少数,?#28909;綰何?#24093;迁居豪强,?#28909;?#26446;唐修《氏族?#23613;罰?#27494;则天更?#24378;?#22823;科举录取人数,提升商?#35828;?#20301;,妄图用寒门取代士族……可结果又如?#25991;兀?#29579;爷熟识典故,不会?#24187;?#30333;。一个人?#36824;?#24590;么强,还是斗不过一群人。就拿这?#38382;?#38388;来说,先是征地的案子,接着是吏?#38752;?#23519;,然后又是漕运,王爷看似处处占了上风……但是?#20132;匆丫?#20081;了,漕运一?#34987;?#22797;不了,粮食,食盐,全都没法供应,再过几个月,京城就要有人挨饿!”

  王珪说到激动处,探了探身体,“王爷,斗胆请教,假如真的天下大乱,那时候朝廷为了平息民怨,会怎么办?”

  王宁安呵呵一笑,“还能怎么办,找个?#35828;?#26367;罪羊呗!晁错进言削藩,结果七国之乱,汉景帝腰斩晁错,有功而枉死,自古以来,所在多有,没什么稀奇的!”

  “王爷高见!”

  王珪觉?#27809;?#26377;说服王宁安的可能,因此拿出了一百倍的精神。

  “王爷,说到底,你是一个人,毕竟比不上东南半壁的重要,如果让圣人选择,是天下太平,还是罢了王爷的宰相?老夫以为,就算圣人和王爷的师生情义再深,也比不过江山社稷啊,到时候,王爷又该如何自处?老夫真是替王爷提心吊胆啊!”

  王宁安认真听了王珪的话,还真别说,三旨相公除了?#35828;?#20043;外,?#36234;?#36824;是很不错的。

  有人要问,东南这么闹,以漕运相要挟,挑衅朝廷,他?#33108;?#33147;歪了吗?

  当然不是,这帮人很清楚,朝廷从来不是铁板一块,这世上解决不了的难题多了,皇帝虽然是?#30460;?#33267;尊,但却是最善于妥协,最能装糊涂的一个。

  如果事事都那么明白,龙椅就坐不稳!

  先帝赵祯,如果扣去最后的十几年,就是个标准的糊涂天子。

  前面也说了,强如?#20309;?#24093;,唐太宗,也有消灭不了的势力。

  东南这帮人笃定,他们闹得足够大,朝廷只能撤换王宁安,当然了,这事情不会完事,朝廷还会报复,可那又如?#25991;兀?

  无非是抓几个当头的,把他?#24378;?#20102;,泄?#29399;擼?#28982;后再象征性地整顿漕运,安插一些听话的人。

  损失当然不小,可还在东南世家的承受?#27573;?#20043;内。

  尤其是掀翻了王宁安,解决了十几年来,最强悍的一个权臣,朝廷就算想要报复,还要有人执行,他敢上啊?

  这满朝文武,?#22218;?#20010;敢说他比王宁安还厉害!

  王珪多希望王宁安能听得进去,他也算?#24378;?#21520;连花,死里逃生了。

  “王相公,你说的很有道理,只是……你太小觑了本王!”

  王宁安突然厉声道:“既然东林书院?#25163;?#20102;你,又让你来劝说本王,那本王就立刻查封东林!凡是和东林涉及到的,一个也别跑!”

  王珪听到这里,眼前一黑,直接给吓死了。

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王珪才悠悠转醒,结果醒来就哭,稀里哗啦。

  “完了,全都完了,东南的斯文元气,算是彻底完了!”他一抬头,看到了一张面孔,突然王珪像是疯了一样。

  “文宽夫,你害死大?#19968;?#20102;,我跟你拼了!”说着,真的张牙舞爪,扑了上来。

  http://www.41338065.com/20_20062/18016078.html


  天才?#24187;?#35760;住本站地址:www.41338065.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iqugeg.com
英超现场直播免费观看
体彩河北11选5 二分彩官网 浙江体彩20选5开奖公告 内蒙古十一选五冷号 天津十一选五价格 辽宁11选5盘 普通扑克牌分析仪视频 浙江飞鱼彩票不输玩法 排球比分 免费最准一波中特香港 北京11选5过滤 北海彩民喜中14场胜负彩二等奖 江西快三玩法介绍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任 yy游戏大厅三张牌透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