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大宋将门 > 第911章 王爷问案

第911章 王爷问案

        章惇带着晏几道,来到了行辕,这一路上,晏几道都浑身哆嗦,?#30333;?#21402;兄,这是要干什么啊?是要放?#23435;遙俊?

        “放了你?”章惇呵呵一笑,“我说小山兄,十几条人命,这么多大的冤案,谁敢放了你?让你过来,?#24378;?#20320;的脑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”晏几道腿一软,直接坐下了,章惇手疾眼快,抓住了他的脖领子。

        ?#30333;?#20160;么怂,快跟我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晏几道直接崩溃了,?#30333;?#21402;兄,要杀人直接砍了就是,士可杀,不可辱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章惇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,“蠢材,王爷是让你看看那帮人的嘴脸,死也要做个明白鬼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章惇揪着晏几道,从侧门进入了行辕,来到大堂,给他安排在了旁边的屏风后面坐好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他坐下,王宁?#26448;?#36793;也开始升堂。

        先传唤进来的是徐州知府,此人名叫宋敏求,他是翰林出身,以文学起家,曾经修过唐书,还修了《唐大诏令集》,《长安?#23613;罰?#32047;迁至龙图阁直学士,修起居注,治制?#23613;?

        光看他的资历,如果不出意外,就可以升列?#23383;矗?#38752;着熬年头,甚至能爬到相的高位,前面以文学起家的?#23383;?#23601;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随着变法开始,大宋的朝堂就改了规矩,没有点真本事的,根本坐不住,宋敏求在五年前就被赶出了京城,以龙图阁学士的身份,知徐州府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失去了?#23383;?#22825;下的机会,但是宋敏求依旧十分高傲,哪怕面对王宁安,也没有太多的卑躬屈膝,在他的眼里,你小子不过是骤然而贵,比起老夫,还差得天地呢!

        他仅仅拱手,寒暄两句,就直接坐在了王宁安的旁边,一点也不?#25512;?

        “宋大人,这里不是你的座位,你的位置在那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宁安指了指大堂中间的条櫈,顿时宋敏求就不乐意了,你王宁安?#28784;?#22826;过分,老夫就算去金銮殿,也有一个座位!

        你让老夫坐在犯人的位置上,简直欺人太甚!

        宋敏求站起身,?#25104;?#38452;沉,根本不服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宋大人,你治下出了这么大的案子,你身为知府,难道就没有一点过错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敏求挤出了一丝笑容,“好啊,王爷既然这么说,那下官?#25954;?#35748;罪,请王爷处置吧!”说完,他居然转身要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站住!”王宁安猛地一拍桌子,“宋大人,本王是带着圣旨前来,三品以下官吏,可以先斩后奏!”

        宋敏求心里一哆嗦,很不巧,他正好三品!

        这位宋大人气鼓鼓的,平复了好半天,他直?#23478;?#23376;上,一屁股坐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爷既然认定了下官有罪,那下官也无话可说,王爷?#36824;?#38382;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在屏风后面的晏几道还有点皱眉头,他其实挺欣赏宋敏求的,老大人学问好,又?#19981;?#25552;携后进,尤其是他?#19981;?#34255;书。

        晏几道在他那里淘换了好些古籍珍本,这么一位德高望重的老臣,如此对待,实在是不尽公平。

        晏几道在心里想着,却不?#39029;?#22768;,只听王宁安继续问?#21834;?#23435;大人,朝廷下令征地,?#23621;?#26159;地方官吏负责,你为何没有亲自参与,而是交给了推官晏几道,这又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敏求愣了一下,闷声道:“老夫身体不好,年纪也大了,干不动,晏几道年富力强,让他做,正合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出事之后呢,几个村子的血案,死了那么多人,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夫是在半个月之前知道的,老夫知道以后,立刻向朝廷上书,并且囚禁了晏几道,等候朝廷落,结果王爷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宁安淡淡一笑,“这么说,你宋大人从头到尾,都不清楚,都是晏几道干的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敏求挑了挑眉头,“如果王爷认为老夫有失职之嫌,老夫?#25954;?#39046;罪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是失职吗?”王宁安把声音提高了八度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敏求咬了咬?#28291;?#27442;加之罪?#20301;?#26080;辞,王爷若是要替晏几道开拓,把罪责扣在老夫的头上,老夫也无话可说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啊,真是一块滚?#24230;猓 ?

        王宁安轻笑了两声,“宋敏求,朝廷规矩,针对这一次征地,要优先采用?#27809;?#30340;方式,辅以经济补偿,为何徐州没有准备?#27809;?#30340;土地,莫非说,此事也是要晏几道负责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敏求皱了一下眉头,“王爷,貌似此事和整个案子不相关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。”王宁安淡淡一笑,“宋大人,你也在官场打滚了几十年,把这么大的一件事情,推个一个年轻人做,事后就装作一点罪责也没有,你的圣贤书,究竟读到了哪里去了?”王宁安的一句怒吼,好像是?#20570;?#19968;般,就连屏风后面的晏几道都吓了一跳,差点趴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敏求?#25104;?#20957;重,低着头,“王爷的意思是老夫有负圣人教诲?那好,这个官老夫早就不?#25954;?#24403;了,你罢免了老夫就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那么便宜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宁安抓起桌上的卷宗,狠狠砸向了宋敏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睁开眼睛,好好看看!这几年,朝廷推行青苗法,推行方田均税法,你这里半点动静没?#23567;?#25913;革教育,落实均田,也不作为,迁居豪强,征地修路,你还是推给别人……宋敏求,朝廷几十年的俸禄,养的就是一个吃白饭的米虫吗?你不嫌丢人,本王还替你丢人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几句话,可是戳到了宋敏求的软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?#19981;?#28982;站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西凉王,老夫自从中进士,入朝为官,修书著史,兢兢业业,任?#33151;?#24616;,士林有目共睹,还算不上尸位素餐,你所说的这些法令,都是乱命,老夫当然不会执?#23567;!?

        王宁安呵呵一笑,“宋敏求,你敢说自己仅仅是不执行吗?#31185;?#20013;就没有什么胡作非为,?#38712;?#26505;法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敏求双?#30452;?#21518;,仰着天空,冷笑道:“老夫一生问心无愧,岂会在乎小人构害!”

        别说,还挺有骨头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宁安哼了一声,“那好,把宋大人先押到一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敏求也愣了,没想到王宁?#19981;?#20572;下了,他还以为这小子会穷追不舍,以不配合变法的名义,把自己拿下呢!

        如果真是那样,也无所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反正他年纪大了,反对变法又不是死罪,而?#19968;?#20065;之后,没准还能被当成英雄对待呢!只是王宁安的套路让他看?#24187;?#30333;,心里难免慌。

        两旁的卫兵不由分说,把他押到了一旁的耳房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宁安稍微顿了顿,让人继续将两个班?#36153;?#19978;来,这两个人,就是奉了晏几道的命令,去征?#29467;?#22320;,结果闹出人命的两个?#19968;鎩?

        “跪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两个?#24616;?#36276;在了大堂上,狼狈地活像是两只大蛤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谁给你们的命令,让你们去征地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是晏大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宁安又道:“你们去了几次,可有和百姓?#20302;ǎ?#26368;后为?#20301;?#20986;了人命?”

        其中瘦一点的?#19968;?#36947;:“去了三……三次,第一次告诉百姓,想几天,第二次去是谈条件,他们都同意拿两倍的补偿金……第三次去,这些刁民见财起意,不但不交出土地,还动手抢掠,把我们的钱都给抢走了,逼不得已,小人们才调了兵过去……大老爷!可不是光死了百姓,我们的人也死了好些呢!朝廷不能不讲道理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另一个也说道:“小民的命值钱,我们差役的命不值钱,别忘了是谁给朝廷效力,要是朝廷这么无情无义,不顾着自己人,兄弟们心寒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宁安笑了笑,“你们说的还挺有道理,那我让你?#24378;?#30475;,这是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有人抬上来一个箱子,摆在了俩货的面前,展开一看,里面都是铁钱,许多已经生锈腐烂,不能使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晏几道让你们用这样的钱,去补偿百?#31456;穡俊?

        大宋的确流通过铁钱,但是随着滇铜入京,铁钱就废止了,后来金银大行其道,铜钱使用都减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市面上,品相最好的铁钱,也仅仅值一半铜钱的价格。

        换句话说,用铁钱支付,所谓两倍优待,根本不存在,加之用的是腐烂的铁钱,那就更?#24378;?#29241;了!

        试问老百姓能答应吗?

        屏风后面的晏几道张大了嘴?#20572;?#38505;些叫出来,他急忙把拳头塞在嘴里,才没有出声,他充满了惊骇,盯着身边的章惇……那眼神分明再说,你们怎么如?#27515;?#23475;,一下子就查出来?

        章惇暗?#36947;?#31505;,这一类的手法都用烂了,你小子要是?#25954;?#21435;民间走一走,听一听,而不是整天吟风弄月,就不至于被手下人玩弄鼓掌之间!

        晏几道若有所思,终于动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王宁安继续问下去,“朝廷拨了征地的款子,是专款专用的,谁给你们的胆子,敢拿铁钱糊弄百姓?说!”

        俩货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异口同声道:“是晏大人,是晏大人让小人干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吗?"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就是他让我们干的,不然小的们哪有那个胆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晏几道差点喷血了,我几时让你们干的!

        他正要冲出去争辩,就听王宁安继续问道:“晏几道不过是管?#22530;?#32780;已,调拨款项,不在他的职权范围之内,本王可以即刻查阅出库的记录,看看这笔钱到底是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俩货终于冒汗了,纸要保不住火了!

        王宁安继续道:“是你们现在说,还是本王去查?你们也是衙门的老人,包庇重犯,干扰办案,是什么罪名,不需要多说吧?”

  http://www.41338065.com/20_20062/17933674.html


  天才?#24187;?#35760;住本站地址:www.41338065.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iqugeg.com
英超现场直播免费观看
玩转21点国语高清 易天棋牌百人牛牛 排球比分直播巴西 超级大乐透彩票预测 河北11选5基本模拟走势图 中国福彩网福利彩票网 铁岭体育彩票中心 中国足彩网上哪里看奖金 捕鱼达人3d 香港赛马会 徽章 浙江快乐彩走势 七星彩走势图连带坐标 足彩探讨微信群 扑克牌四张牌九游戏下载 黑龙江快乐十分教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