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大宋将门 > 第909章 南乡子·晏几道

第909章 南乡子·晏几道

  打发走了王雱,金殿只剩下王宁安和赵曙两个。

  拿过来血书,赵曙又看了两遍,真是怒不可遏,又是征地,又是逼死人命,还诬陷百姓为豪强,要把人迁出去,这也太荒唐了!

  “师父,这个晏几道好歹也是世家子弟,怎么会如此狠心,如果事情属实,弟子要杀了他,以儆效尤!”

  王宁安道:“陛下,你说晏几道是世家子弟不错,只是他这个人胸无大志,沉溺享乐,?#19981;?#22635;?#21097;?#20174;小就在脂粉堆里打滚儿,根本无意仕?#23613;?#38491;下,这样一个人,能下得去狠心吗?”

  赵曙吸口气,“莫非说,是有?#23435;?#38519;他?”

  王宁安沉吟道:“事情没有查清楚,还不好说……可是牵连到铁路工程,牵连到征地,不是小事……朝廷倾全力修路,臣又是铁路的主办,既然出了事情,臣就要负责,臣准备立刻出京,前去了解情况,处理此事。”

  “啊!”

  赵曙小脸垮了,“师父,马上弟子就要成婚了,没有师父在京,弟子的婚礼都要逊色几分啊!”

  王宁安含笑,“陛下,?#20960;?#21018;处罚了王学士,如果还留下来,只怕和王相公的面子上不好看啊!”

  ?#23433;?#20250;的!”

  赵曙立刻道:“其实弟子知道,王雱是有才情,可是他攻于心机,行事狠辣,比起王相公差远了。”

  王宁安赞道:“陛下有识人之明,臣也就不用多说了……能鼓动王雱,又在地方上弄出乱子,如果不及时处理,臣只怕两淮之地会酿成大患,片刻也等不得……陛下,要不这样,等哪天把铁路修好了,臣陪着陛下,从南到北走一趟,领略山河壮丽,社稷风华,陛下以为如何?”

  赵曙还有有点小情绪,但是他也清楚,王雱即将成为国舅,有人敢打他的主意,的确非同小可,如果处置不当,夹在岳父和师父中间,那个滋味可不好受。

  “师父,?#24378;?#23601;要辛苦你了。”

  “臣职所当为,陛下,臣不在京城的这段时间,可以让王相公署理政事堂的日常事务,有什么大事,再给臣送急递。”

  王宁安?#28142;?#20102;几句,从皇宫出来,也没有停留,连家都没回,直接就走了。

  别看王宁安表面上没有什么,但是他的心里却充满了惭愧……当年晏殊是?#28142;?#36807;的,他这个儿子不争气,希望王宁安帮忙照拂,结果因为一?#31508;?#24573;,放任晏几道坐上了要命的位置,结果弄出了这么大的事情。

  照顾不周,王宁安难辞其咎。

  而且这件事情又给王宁安一个提醒,别看他权势这么大……但是大宋更大,有太多的犄角旮旯,是他看不见,管不到的。

  他这些年,又得罪了那么多人,在看不见的角落,不知道多少明枪暗箭,都想算计他,就算算计不了他,也要对他身边的人下手,或者他的门人?#30528;螅?#21482;能说防不胜防啊!

  不管晏几道如何,总之不能让背后?#21335;?#23567;得逞!

  否则,他们就会?#20040;?#36827;尺,手段越发恶劣,这股歪风必须制住!

  ……

  “回王相公的话,我家王爷刚刚离京了。”

  “什么!”

  王安石?#25104;?#19968;变,跟着王安石身后的王雱更是惊得手足无措,从时间计算,王宁安应该是和赵曙谈过,立刻就出京了。

  多大的事情啊,值得他亲自去?

  这位未来的国舅爷终于觉察到了?#24187;睿?#20182;愧疚地抬?#32602;?#32467;果迎接他的竟然是父亲失望的眼神。

  王雱?#28142;?#30171;了,就算王安石生气,发怒,暴跳如雷,他都不会放在心上,父子之间,没什么解不开的仇。

  可唯独失望,让王雱接受不了,等于是否定了他的智商!

  咱们的国舅爷忍不住扪心自?#21097;?#25105;真的那么弱吗?

  ?#30333;?#21543;,回家。”

  重新回到了府邸,王安石把王雱叫到了自己的书房。

  再也没有第三个人,突然,王安石举起了巴掌,狠狠抽打王雱,左右开弓,把王雱的脸都打肿了。

  王雱彻?#36275;?#20303;了。

  ?#26263;?#23401;儿真要是错了,你拿把刀,把孩儿杀了算了!孩儿就是想?#24187;?#30333;,爹为什么怕王宁安?您可是国丈啊,陛下的岳父!”

  “唉!”

  王安石狠狠叹口气,随后又?#34892;?#33258;责,他拉着儿子坐下来。

  ?#38712;?#27901;,爹知道你身体不好,没舍得让你跟着我下去……这两年多走下来,爹才知道,天下的水有多深!别以为坐在政事堂,就能呼风?#25509;輳?#29241;说不过分的话,哪怕是金銮殿上的皇帝,也没法随心所欲,为所欲为!爹是有志东山再起,施展抱负,可西凉王绝不是爹的敌人,相反,他是爹的帮手,贵人,你懂吗?”

  王雱摇头。

  “这么说吧,伴随着变法,旧的?#21487;?#38598;团瓦解了,新的利益集团又产生了……一个真正的宰相,是要替百姓看住这些利益集团的,不能让他们胡来!地主收租子,敲骨吸髓,看起来很残忍,可是新式的工厂呢?说起来更加残酷,人在那里,就是机器,?#21051;?#26089;起晚睡,中间连吃饭的功夫都没有,?#33618;?#26080;休,疯狂压榨……没几年下来,就会落下一身病。”

  王雱惊得张大嘴?#20572;暗?#26397;廷不是制定了规矩吗?要给工人放假,下面还敢如此干?”

  王安石呵呵一笑,?#38712;?#27901;,你真是想当然了,朝廷的规矩,出不去京城的,真的到了千里之外,早就南辕北辙了。爹跟你说这些,就是想告诉你,把眼界放开,别总是盯着那几张椅子,更?#28784;?#21367;入党争,尤其是不能给人家当枪使,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!”

  听到这里,王雱是真的怕了。

  ?#26263;?#30340;意思是?#21069;鍶死?#29992;孩儿捅出此事,是为了引诱我们和王宁安对拼?”

  “嗯,至少我们在陛下那里能说得上话,王宁安不敢撕破脸皮!”

  “他们好大的胆子!”王雱气?#38376;?#26700;子,?#26263;?#25105;现在就上书,弹?#20048;?#20384;,立刻罢了他的官,锁拿?#39318;錚 ?

  “你怎么还?#36127;?#28034;?”

  王安石真的生气了,“这么大的事情,是郑侠一个人能做主?#34987;?#21527;?西凉王已经去了徐州,处理此事,你现在随便动作,都会打乱他的部署,而且还会引火烧身,连这点道理你也不清楚?”

  其实王雱的水平没这么菜,只是接二连三,超出了预?#24076;?#24324;得心浮气躁,失了方寸,等他冷静下来,也就清楚了,这一次修铁路,要修道江北的浦口,下一步就是进入江南,真正把南北打通。

  铁路的速度可比运河快多了,真要是让王宁安干成了,东南的?#21069;?#20154;就别想当草头王了,所以他?#19988;欢?#35201;千方百计破坏,拖延,即便挡不住,也最好把控制权掌握在自己的手里。

  顺着利益线,这帮人让自己出手,用意无非是借助王安石的影响力,压制王宁安,哪怕王安石真的赢了,拿下了政事堂的位置了,反过?#32602;?#20063;要替东南的那些人办事。

  “该打,真是该打!”

  王雱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,整天光想着帮老爹夺首相,却没有注意到朝廷的水,?#23588;?#26159;这么深!

  等着吧,郑侠,你们这帮人,老子?#27426;?#26469;一个狠的,让你们知道得罪我王元泽?#21335;?#22330;!

  ……

  王雱彻底消停了,躲在家里,养伤思过……还有另一个人,处境也差不多,那就是晏几道!

  他惹出了大祸,已经被圈禁,作为朝廷命官,知府还没法直接处置,只能上书吏部,等待朝廷降旨。

  毕竟作为晏相公的后人,晏几道的待遇还是不错的,有吃有喝,还能去后面的花园逛逛,只是不能出去。

  就是这样,也把晏公子憋坏了,他的小脸缩成了一团,身体一天天瘦下去,?#25112;?#26469;时候,穿得?#36335;?#24050;经?#20260;?#22446;垮。

  短短时间,从一个潇洒的贵公子,变成不修边幅的邋遢鬼……晏几道掰着手指头算日子,十几条人命,一百多人被错判,哪怕老爹在世,也没法保住他。

  “死了!”

  晏几道拿出自己的玉佩,让看守的人给他买一坛子酒。

  对着皓月,晏几道不断往嘴里灌着酒,喝到了大半夜,这家伙彻底醉了,也就不那么怕了!几天以来的忧愁,全都暂时消失了。

  何?#36234;?#24551;唯有杜康!

  突然还来了诗兴!

  酝酿一会儿,便朗声念道:“?#30053;?#21448;如眉,长笛谁教月下吹。楼?#24515;?#20113;初见雁,南飞。漫道行人雁后归。意欲梦佳期。梦里关山路不知。?#21019;?#30701;书来破恨,应迟。还是凉生玉枕时。”

  等念完了,又反复斟酌,还不断点?#32602;?#36190;美道:“好?#21097;?#22909;一首南乡子。”

  “师父,你就不该救这孙子,让他念一辈子诗算了!”章惇毫不?#25512;?#36947;。

  王宁安也是满脸苦笑,尤其是听到了这首?#21097;?#30495;的好熟悉啊,某位不就?#24378;?#30528;这个,一举成为某站全明星吗?

  南逸峰,北大力……王宁安突然笑了,章惇也不知道师父笑什么,只得走上前去,抬脚把门踢开了。

  “晏小山,王爷来了!”

  晏几道似乎没听清楚,还一脸醉态,喃喃道:“是什么王爷?阎王爷吗?原来死的时候,不是无常来抓人,竟然是阎王爷,容我整理衣冠,不可失礼……”

  他还想说下去,章惇实在是听不下去了,辛辛苦苦为了这么个货,你咋不死了算了?章惇一眼看到了旁边的水井,急忙跑过来,搅动辘轳,提上来一桶冰凉的井水,他高高举起,给晏几道从脑袋浇下来,瞬间,晏几道成了落汤鸡!

  “啊!”

  他惊呼连声,酒劲儿终于过去了,借着月光,他看到了章惇,又看到了后面的王宁安,突然,晏几道像是抓到了救命?#38745;?#20284;的,大声?#38752;蓿?#25937;命,救命啊!”

  说话之间,?#35828;?#20102;王宁安的脚边,哭得那叫一个惨啊……

  http://www.41338065.com/20_20062/17924087.html


  天才?#24187;爰亲?#26412;站地?#32602;簑ww.41338065.com 笔趣阁?#21482;?#29256;阅读网?#32602;簃.biqugeg.com
英超现场直播免费观看
棒球与垒球的区别 30选5玩法 欢乐斗地主只能速配 第37期开什么特码 广西快三开奖直播下载 快3彩乐乐 天高手心水论坛 买彩票好多年了 新疆25选7基本走势图 安徽25选5开奖 双色球开奖直播频道 彩票大奖过期新闻 今排列三走势图专业版 白小姐心水论坛2019 今天安徽十一选五开奖号码看一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