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大宋将门 > 第854章 囚禁宰相

第854章 囚禁宰相

        直接废掉衍圣公啊,这一手不可谓不狠,在场的许多重臣也是大惊失色,王宁安这一系的都心里有数,虽然惊讶,但还不至于失态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张方平,吕公著等人全都变了颜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启奏陛下,衍圣公世代传承近两千年,祭祀孔圣先贤,骤然废掉,恐怕不妥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非也!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光立刻站出来,“孔圣?#35828;比灰?#31085;祀,但却未必需要衍圣公。?#39029;?#31085;祀炎黄二帝,祭祀天地祖宗,全都是礼部操持,并没有任何差错。孔夫子仍然是历代尊奉的圣贤,只是如今所谓曲阜孔家,是假冒的,必须废掉,正本清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司马相公,祭祀孔圣,没有他的后代在场,能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祭祀炎黄,也没有炎黄二帝的直系子孙!我等具是炎黄子孙,又都?#24378;?#23391;门徒,难道非要用个假货欺骗自己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吕公著怒道:“司马光,仅凭眼下的证据,能确定孔仁玉是假的吗?再说了,就算孔仁玉是假的,孔?#19968;?#26377;其他支脉偏房在,为何不能继承衍圣公的位置??#28784;?#24536;了,衍圣公可是先帝封的爵位,如今先帝尸骨未寒,我等身为先帝的臣子,就能否认他老人家的决定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不得不说,吕公著还是很有战斗力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说完之后,立刻躬身,涕泗横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启奏陛下,孔夫子乃是历代圣贤,孔家绵延传承,圣人骨血,是天下读书人之望,有孔家在,读书人的主心骨就在……臣以为万万不能坏了读书人的根基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赵曙沉着脸不说话,显然他不愿意让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诸公,你们替孔家说话,可知道孔家干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宁安突然站了出来,他面色凝重,走到了所有人的面?#21834;?

        “刚刚兖州送来八百里加急,案子已经厘清楚了,诸位都看看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章惇的办事能力不?#27809;?#30097;,他很快撬开了所有打手的嘴,他们已经承认,打死了几十名官差的事实,另外他们还承认,是奉了孔家的命令,?#24613;?#21435;杀戮太学生,嫁祸给朝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且不说孔家鱼肉乡里,霸占矿产,阻挠朝廷法令等等罪行,光是打死官差,又戕害读书人,就应该严惩不贷!你们说孔家是读书人的表率,是根基!难道就是这样的根基吗?我可以告诉你们,这个根已经烂了,烂透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得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庠猛地站出,“西凉王所言极是,孔家和孔夫子本就关联不大,就算孔仁玉是真的又如何?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,孔夫子不过是诸子百家之一,封了孔家的后人?那老子呢、孙武子、韩非子、管子……莫非每一家的后人,都要封赏吗?如果光是封了孔家的后人,如何体现公平?再有,我们学的是圣人之道,敬的是圣心仁慈。试问,如今的孔家后人,有什么值得我们敬重的?是巧取豪夺,还是见利忘义,鱼肉乡里?他们所作所为,如果孔老夫子活着,?#19981;?#19981;齿的!继续优待孔家,只会助纣为虐,反而糟蹋了圣人之名。老臣提议应当将祭祀孔夫子的大典交给礼部,连同其他诸子圣贤,一起祭祀,才能?#23391;?#26397;廷之仁德胸?#22330;!?

        在一旁,文彦博和贾昌朝两个老货互相看了看。

        坦率讲,直接废了衍圣公的爵位,他们觉得都太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?#24378;?#29616;在的情况,王宁安是不打算收手了,而宋庠为了百家学院,又拼了老命,他们两个不表态,到时候只会被王宁安?#31361;?#24093;记恨,那就?#24187;?#20102;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冲着孔家下手,他们心里不高兴,但是也由不得他们!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西凉王和宋相公的见解都极为有理,如今孔家牵涉进众多案子。所谓王子?#38428;?#19982;庶民同罪,如仅仅因为是圣人后裔,便视而不见听而不闻,恰恰违背了圣人之?#36427;?#33251;等以为当严惩,至少要先追回衍圣公封号,等案子查清楚之后,另行处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方平和吕公著还有几位大臣,心里都不满意,可问题是庞籍和韩绛不在,他们无论江湖地位,还是?#19990;?#20154;望,都没法和这几位老货抗衡,即便是心里不高兴,也不敢继续争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这样,赵曙的?#23478;?#39034;利通过!

        一举拿下了孔家,小皇帝心里别提多高兴了,仿佛答应了一场大胜?#36427;?#20063;的确赢得漂亮!

        其实从小赵曙就想?#24187;?#30333;。

        都说皇帝富有四海,是天下之主,可处处事事,都要尊奉圣贤之道,都要?#28784;?#20010;两千年前的?#36132;?#31649;着!

        而且历代皇家,每逢朝代更迭,就要死伤殆尽,偏偏孔家屹立?#28784;。还?#33635;华,日子越过越好。没有千年朝廷,只有千年世家!

        只怕在读书人的心里,孔家的地位?#28982;始一?#35201;尊贵,朝廷的法统远不如儒家的道统,每逢改朝换代,孔家就像是一杆大旗,跪了旧皇帝,再跪新皇帝,仿佛他们才是主人,而历朝历代,都只是过客!

        简直岂有?#27515;恚?

        朕是天子,朕就要废了孔家!

        赵曙也任性起来了,只是这事情远远没有结束。

        衍圣公的爵位收回来,还?#24515;?#20040;大的案子,还有孔家,还有其他的家族,另外还有两位相公还在兖州,要怎么收场?

        赵曙心里也没数,他习惯性看向了师父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宁安立刻心领神会,“启奏陛下,臣以为应当从处置兖州的案子,孔家作恶多端,俨然地方一霸,必须清理,?#20877;有в取?#33251;推荐文相公担任钦差,立刻前去善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说着,冲着文彦博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文相公,你不会拒绝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当?#28784;?#25298;绝!”

        文彦博都骂开了,姓王的,我和你什么仇,什么怨,这?#20540;?#38665;的事情,你怎么就想起我了?我,?#20063;?#19981;想惹麻烦!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老文在心里骂翻了天,可是他也清楚,王宁安这一次又打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刚刚没有说庞籍和韩绛的事情,但?#24378;?#23478;倒了,他们两个也好不了,朝中有实力和王宁安掰手腕的没剩下几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自己不听他的,万一王宁安下了狠心,他就要倒霉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老文稍微迟疑一下,就立刻道:“老臣愿意去兖州,替陛下分?#29301; ?

        赵曙欣?#28784;?#31505;,“文相公果然是朝廷股肱,人臣之楷模,朕赐卿天子剑,节制各方,包括庞韩两位相公,都要听从你的安排……朕给文相公一个月的时间,可能处理还此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臣竭尽全力就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御前会议结束,文彦博出来,就炸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宁安,你太过分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宁安满不在乎,“宽夫兄,你那?#21019;?#26126;,早就知道,孔家肯定不能留……而且不废了孔家,依旧独尊儒术,你老人家的身后名不会好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呸!”

        文彦博狠狠啐了一口,“老夫不管身后名,我要是按照你说的做了,立刻就成了断送儒家道统的千古罪人,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的!你,你真是害人不浅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知道,为什么还答应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我现在就告病!”老文气呼呼要走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宁安一伸手,拦住?#23435;难?#21338;,他换了一副笑?#22330;?

        “宽夫兄,我刚刚没想这么多,其实我是想感激你的仗义执言,帮你一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放……”文彦博把最后一个字吞了回去,咬牙道:“姓王的,你就是这么感激我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宽夫兄,你听我说完,孔家名下的田产就有近百万亩,还有张家,还有孟家,颜家,曾家……田产土地,不知凡几。?#36865;?#20822;州煤矿也要开,还有要设立钢铁厂,更是需要大笔投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文彦博的?#25104;?#28176;渐缓和了,他似乎明白了王宁安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宽夫兄,这里面的油水不少,肥水不流外人田吗!”

        文彦博嘴?#27973;?#21160;了两下,原本铁青的?#25104;?#32456;于缓?#25512;?#26469;,从寒冬到了立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,二郎,老夫没?#21019;恚?#20320;果然是个妙人,我这就动身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京城的变?#21097;?#21487;谓是一夕翻?#36427;?#29482;羊变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原?#20928;?#26159;?#20973;?#21147;敌的?#32622;媯?#24443;底改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尴尬的人不?#24378;?#23478;,而是庞籍和韩绛两位相公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本想制造一场冲突,然后借机脱身,?#28526;惆言?#27700;泼给王宁安。

        想法是真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操作起来,却是漏洞百出。

        先是古秦风反戈一击,接着?#24378;?#23478;安排的人被抓,等到他们反应过来,整个?#32622;?#24050;经落到了章惇的手里!

        “哎?#21073; ?

        庞籍差点气昏过去,他直挺挺靠在椅子上,恨不得扑?#20808;ィ?#25226;韩绛给撕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你这个蠢材啊,这么简单的事情,怎么弄?#23391;?#37324;哗啦,你想害死大家啊!

        韩绛也是一肚?#28216;?#23624;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?#20063;?#25163;太深,因为之前韩琦,还有富弼等人的教训太惨重了,不?#31508;?#22823;夫早就成了笑话,一旦牵连进去,凭着王宁安的本事,绝?#38405;?#35753;任何人死无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必须借力打力,尽量万花丛中过,片叶不沾身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,遇上了一堆猪队友,彻底把他们给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孔家也是够蠢的,你?#24378;?#26159;地头蛇啊,王宁安把大军都派过来了,你们还一点察觉没有,以为他们真是去剿匪的,这该多脑残啊!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也不是埋怨的时候,还是想办法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庞籍深吸口气,咬了咬牙,?#30333;擼?#21681;们还是钦差,立刻去军营,拼着老命?#28784;讶?#35201;到手,不然我们就是砧板上的肉,人家想怎么切就怎么切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韩绛立刻点头,对,孔家的打手要抢过来,自己派出去的两个都虞侯也要拿到手里,还?#24515;?#20010;古秦风,还?#24515;切?#22826;学生,都不能留在章惇的手里!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小的章惇,他算个什么东西,仗着他师父的势力,也敢无?#28216;?#20204;,就让他知道我们的厉害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两位带着天子剑,摆出钦差?#38054;蹋?#27668;势汹汹,就要去兴师?#39318;鎩?

        可他们还没出去呢,行辕就被人封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领头的还是那个唯唯诺诺的章衡!

        “下官拜见两位相公,斗胆?#20202;?#20004;位相公,?#28784;?#20986;去了,就在这里,等着朝廷的?#23478;?#21543;!”

  http://www.41338065.com/20_20062/17601946.html


  天才?#24187;?#35760;住本站地址:www.41338065.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iqugeg.com
英超现场直播免费观看
通天绝算 围棋少年1 七不中公式规律 彩票网站怎么注册 南粤36选7风采开奖公告 彩票图表走势 澳门三分彩走势图 体育彩票大奖 中彩网3d开机号 江苏快3开奖记录 老11选5走势图江西 天津快乐十分钟基本走势 足彩任选9场中奖 应用广东彩票 北京快乐8赚钱方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