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大宋将门 > 第702章 扎心了,官家

第702章 扎心了,官家

        伪造圣旨,放在哪个朝代,都是诛九族的大罪,虽然陈琳没有九族,但是也足够让老太监灰飞烟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唯一让王宁安惊讶的是谭宪为什么会留着这一份圣旨……按照道理讲,他应该早早毁掉才是,尤其是大军战败,罪责?#28895;櫻?#22914;果留着圣旨,万一落入别人之手,老祖宗就保不住了……王宁安努力回想谭宪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一个高明的撒谎者,不可能每一句都是假的,相反,十句里面要有九句都是真的,关键的一句动点手脚,才能坑了别人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谭宪的履历不难查,他和陈琳之间,交集不太多,相反,倒是沈端提?#20266;?#25252;了他……弄出了假圣旨的事情,如果谭宪不开口,最多查到沈端而已,不会牵连老祖宗,那么谭宪留着圣旨,很明显,是为了要挟老祖宗,自然就是要保沈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王宁安前思后想,觉得再去面君之前,应该去见见这个沈端了!

        一个疯子,模样自然不会很?#27599;礎?

        沈端浑身污秽,离着老远,就能闻到臭味,他的头花白,乱糟糟的和稻草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瞪着一双泛红的眼睛,像是鬼似的,无神地乱转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沈端牢房的对面,是谭宪的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转过身,只用后背对着沈端,但是仔细看去,就能现谭宪的肩头不停颤抖,心中悲切?#28784;選?

        王宁安站在牢房的外面,将手里的黄绢展开,冲着沈端晃了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沈端这是本官从谭宪那里得到的圣旨,想必你也清楚吧?这圣旨是你们的老祖宗伪造的。本官这就要去宫里,上奏圣人,很快,你的老祖宗就会过来,陪着你们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宁安在说话之间,一直盯着沈端,想要从他的眼神之中,看出什么来。因为王宁安一直觉得沈端疯的蹊跷,或许有可能是装的吧?

        但是王宁安并没有现什么异常,莫非是自己想错了?

        其实王宁安没有注意到,在黑暗中,沈端的手指已经抠进了肉里,一滴暗红的血从长长的指甲里流出来,当王宁安转身的时候,沈端的目光落在了谭宪的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用一个?#24066;?#23481;,那就是狼视!

        标准的狼的眼睛!

        沈端真的要?#40644;?#30127;了!如果只是他和谭宪两个,不?#27809;?#30097;,他一定会扑上去,?#28895;?#23466;给撕成碎片,生吞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老陈,我先和殿下进宫,你好好盯着沈端……对了,假如沈端依旧忠心陈琳,而谭宪自作聪明,把陈琳牵连进去,他们会如何?”王宁安沉吟道:“老陈,你把这两个太监关在一起,要注意沈端的一举一动,哪怕是眼神还是手势,都?#28784;?#25918;过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顺之立刻点头,“大人,我清查了这些日子的记录,现沈端虽然疯了,但却有一个问题,每天送去的吃?#24120;?#36824;有清水,都没有浪费,?#20063;?#32437;然是疯了,也不是很严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无论如何,?#23478;?#30447;好了沈端,我觉得整个案子的关键,就在他身上,?#28784;?#25226;他的嘴撬开,才能将整个事件弄清楚!”

        交代完毕之后,王宁安和赵曙急匆匆来到了皇宫。

        才几天的功夫,?#36896;?#30475;着又衰老了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讲真的,很扎心!

        跟了自己4o年的老伙计,居然可能是幕后黑手,组建起来的心腹组织,反过头来坑自己……从政事堂,枢密院,一直到地方,都和自己离心离德……孤家?#35766;?#19981;可怕,可怕的是居然不知道自己是孤家?#35766;耍?

        朕混得未免也太惨了?

        这些日子,?#36896;?#22522;本上无心国政,大小事务都推给了政事堂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之前降旨,一切都由文彦博总领。

        文相公的行政才能绝对不是吹的,以往王安石可以越过文彦博,直接找?#36896;酰?#19968;道?#23478;?#19979;去,新政就推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文彦博也只能徒呼奈何,这次可?#28784;谎?#29579;安石想越过文彦博,根本没有机会,老文瞬间把拗相公压制得?#28010;?#30340;,连一点翻身机会也没?#23567;?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不是忌惮变法派的实力,尤其是还有另一位王相公,老文都能把王安石轰成渣!没办法,像王安石这种一心做事的人,永远斗不过一心耍弄权术的,术业有专攻吗!

        文官系统安稳运作,?#36896;?#23601;能轻松很多,甚至到?#23435;?#25152;事事的地步,王宁安递了牌子,立刻召见。

        赵曙大呼小叫,跑在了前面,熊孩子的?#24187;?#23637;露无遗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还是第一次真正参与朝政,还是弄了这么大的一个案子!

        ?#26696;?#30343;,先生已经拿到了证据,陈琳果然是个老坏蛋!父皇,你可不能放了他!”赵曙出生的时候,陈琳已经太老了,后?#20174;?#21435;守陵,故此他们没什么感情可言,相反,赵曙觉得陈琳坑了师父,害了父皇,葬送了十万人马,把他千刀万剐,都不为过!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    ?#36896;?#20063;是一惊,强撑着坐起,问道:“景平,真的有证据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宁安将伪造的圣旨送了上去,并且告诉了?#36896;酰?#22307;旨的来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多人一听圣旨,立刻就会想到二尺长的卷轴,太监拿着,抑扬顿挫地念着……其实只有正式的圣旨,才是那个样子,而且颁布正式圣旨,多数情况是礼部和鸿胪寺的官?#20445;?#24182;不是太监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宁安搜到的这份圣旨准确说是中旨,所谓中旨就是皇帝下的手?#20572;?#24182;没有经过政事堂附属,不算正式的圣旨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很多地方,包括教材之中,都强调皇帝口含天宪,出口为旨,是九五至尊,乾纲独断,干什么都行,没人可以管束,所以天下?#36865;觶?#26368;后?#23478;?#31639;在皇帝一人?#39134;稀?#26377;了明君就有盛世,有了昏君,就要亡国。

        其?#23265;?#20123;印象很不准确……遍观历代帝王,一共不到四百位皇帝,能做到上述的,恐怕连十个人都不到,也就是几个开国之君而已!

        在大都数情况之下,皇帝?#23478;?#25991;官集团的配合,才能把自己的意志贯彻下去,一道圣旨,要经过文官起草,审?#32781;?#22914;果有意见,还可以驳回,著名的谏臣魏征就是?#19981;?#21644;唐太宗对喷,因为他负责门下省,就是干这个的!

        从秦汉算起,中国古代的一套模式,能绵延两千年,塑造出好几个三百年的帝国,长盛不衰,自然有可取之处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不仔细研究权力运行的方式,仅仅盯着明君?#32479;跡?#25226;一切都归咎为“人治”二字,是非常片面,不妥当的!

        闲话少说,有正式的圣旨,当然对应的,就有不经过文官的中旨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大宋,因为官制混乱,可以钻空子的地方太多,皇帝下中旨,一点不稀奇。同样的,身为?#35861;?#24635;管,伪造一份中旨,同样不难。

        ?#36896;?#30475;到了这份?#23478;猓?#39039;时瞪圆了眼睛,呼吸急促,他按着床头,大声怒吼:?#30333;ィ?#24555;把陈琳给朕抓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?#36896;?#22768;嘶力竭,怒不可遏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多大一会儿,就有人押着陈琳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太监并没有太多的意外。

        陈琳可不笨,如果倒退十年,只怕王宁安也奈何不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无奈人老了,就容易犯错……陈琳回宫之后,想想自己和王宁安的谈话,越是回想,就越是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老糊涂了,竟然自相矛盾,露出了那么大的马脚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琳哀叹着,不停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很清楚,王宁安一定会查到他?#39134;?#30340;,只是想不到,来得这么快!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奴拜见圣人,拜见太子殿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?#36896;?#27668;得?#25104;?#36890;红,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赵曙开口了,“你个混账奴婢,为什么要伪造圣旨?说,你有什么居心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圣旨?”陈琳迟疑了一下,寿?#24524;?#24494;皱起,突然又展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无奈苦笑,“谭宪都招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不只招供了,还把罪证交出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赵曙将圣旨拿在手里,扔给了陈琳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太监颤颤哆嗦,把圣旨捡起,瞪圆了眼睛,仔细看去,生怕错过一个字!

        看了好半晌,陈琳才把圣旨放下,老实承认道:“这是老奴干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你说,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?”赵曙气冲冲追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……是,是……”陈琳抬头,看了一眼站在?#21592;?#30340;王宁安,似乎?#34892;?#36831;疑。王宁安立刻道:“圣人,殿下,此案或许涉及宫中密辛,身为外臣,或许多有不便,臣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?#23433;唬 ?

        ?#36896;?#31361;然霸气打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景平,这次事情,给朕最大的教训就是要开诚布公,把什么事情都放在台面上。不然就会给奸佞小人挑拨离间的机会,你是主审,案子由你负责,就让他说,看看他能说出什么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?#36896;?#32418;赤着眼睛,“陈琳,你也一把年?#20572;?#34892;将就木,想说什么就说什么,也省得把秘密带到棺材里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琳吸口气,“圣人这么说,老奴也就实话实讲,这,这是为了圣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荒唐!”

        赵曙立刻怒斥道:?#26696;?#30343;几时让你伪造过圣旨,几时让你害过将士?#29301;俊?

        ?#26263;?#19979;,圣人确实没有让老奴伪造圣旨,可是圣人曾经给种诂下过密旨,让他配合钦差……圣人对,王,王相公心存?#24405;桑?#21448;和王相公,感情很深,进退两难……身为奴婢,不,不能让圣?#23435;?#38590;!钦差如果没有密旨,如?#25991;?#35843;动诸军?圣人给了种家密旨,如果钦差没有,又怎么命令种家服从?老奴也是替圣人考?#29301;?#25226;圣人不愿意做的事情完成而已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琳说着,五体投地,痛哭道:“老奴妄测圣意,还请官家降罪!”

  http://www.41338065.com/20_20062/16727415.html


  天才?#24187;?#35760;住本站地址:www.41338065.com 笔趣阁?#21482;?#29256;阅读网址:m.biqugeg.com
英超现场直播免费观看
云南11选5开奖结果85 广东快乐十分为什么 白小姐透特图2019版 2019年双色球中奖大奖 围棋很难学 七星彩走势图综 快乐十分任三稳赚技巧 玩高频彩输惨了 七星彩中奖号码 精准四肖三期内必出白小姐三肖中 重庆重庆百变王牌走势图百度乐彩 官方网博彩二人麻将 体彩p5走势图带连线图 蓝球比分官方网 百家乐用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