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大宋将门 > 第603章 拓地两千里

第603章 拓地两千里

        王宁安赶到前线的时候,战斗已经结束,董毡被捆成了粽子,带到了王宁安的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久之前,这位还统帅十万大军,耀武扬威,甚至要让大宋将公主许配给他。可一转眼,他就跪在了王宁安的面前,成了阶下囚,脑袋捏在了王宁安手里,人生际遇,莫过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宁安摆摆手,让人把绳子解开。

        捆得时间太久了,即便是没了束缚,董毡也爬不起来,只能瘫在地上,毫无威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董毡,听说令尊唃厮啰是你杀的,可有此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,没?#23567;?#32477;对没有!”董毡拼命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宁安轻笑了一声,“看得出来,?#25512;?#20320;的德行,还干不出弑父的壮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董毡也不知道这话?#24378;?#20182;,还是损他,索?#36234;?#38381;嘴巴,一语不发。

        ?#23433;?#20037;之前,你派遣使者去大宋,想要求娶公主,事到如今,还有想法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,真的没有!”董毡连忙摆手,“小的知错了,小的不该胡说?#35828;饋?#19981;对,都是鬼章,都是他说的,我根本不知道,更无意冒犯大宋……都是他撺掇我干的,这个混账东西,把我都给害死了!真恨不得把他凌迟处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,说得?#20882;。 ?#29579;宁安笑道:“本官也相信你不会撒谎,这样吧,把他先带下去,和鬼章关在一起,我想他们主仆之间,一定?#34892;?#22810;知心话要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刹那,董毡的脸就绿了,鬼章还活着,他怎么能活着?老子不想见他!

        任凭董毡怎么摇头,都没有用,士兵像是拖死狗一般,把他带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宁安一摆手,把几位有功的将士都叫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种诂、种鄂、折克柔、王宁宣、王宁宏、狄咏、杨怀玉、曹评、石涛……都是四十岁以下的年轻将领,还有?#29238;?#19981;到二十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宁安看在眼里,别提多高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想想十年之前,大宋能独当?#24187;?#30340;,老一辈儿只剩下王德用,中生代只有狄青,折继闵,后来老爹王良璟,岳父杨文广勉强跻身其?#23567;?

        就?#24378;?#30528;他们,打了一场幽州之战,战后他们还纷纷受伤,弄得青黄不接,十分危险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年的光景,终于年青一代成长起来了,可以独当?#24187;媯?#20877;有三五年的功夫,等到他们成为合格的统帅,大宋精兵练成,就是扫平西夏,覆灭契丹的日子!

        王宁安浑身的血液都在喷张,十年辛苦,总算没有白费!

        “狄咏,你熟悉青唐的情况,就由你?#26102;?#31435;刻前往青唐,接手城池,严防西夏?#27809;?#25171;劫,王宁宏和王宁宣你们率领3000骑兵,也一起跟着去。务必以最好的速度,进占青唐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三个人互相看了看,一起抱拳拱手。

        ?#30333;?#21629;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!你们此去,要打着木征的旗号……?#28784;?#35828;是我们打赢了董毡,要说是木征,他为主,我们就?#21069;?#24537;主持公道的。”王宁安又道:“就让野利遇乞带着兵充当前锋,他一定会卖力气的。不过也要提防?#29228;霞一錚?#20813;得他暗中和西夏勾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末将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狄咏带着王家两个兄弟下去,立刻带着人马,直奔青唐城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?#20811;?#30528;他们走了,王宁泽显得?#34892;?#37057;闷。

        开疆拓土,远征千里,这么好的事情,干嘛交给别人,他王四郎正好大显身手啊!

        “哥,小弟也想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闭嘴!”王宁安黑着脸道:“军营没有你哥,只有上官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宁泽噘嘴,在心里暗道:?#30333;八猓 ?

        “哥……那个,王相公!”王宁泽嬉皮笑脸道:“末将想要请令出战,您还是答应了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宁安敲了半天桌子,“这样吧,你带着?#25285;埃埃?#39569;兵,立刻前往延安府,听从贾相公调遣,防备西夏的攻势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宁泽一听,顿时不乐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小脸更黑了,让他去听贾昌朝的命令?

        那个老?#28784;?#33080;的,他会打仗吗?

        再说了,你把他赶出了京城,贾昌朝可不是善茬子,他要是报复到自己身上怎么办?王宁泽可不想去受罪!

        王宁安也气得够呛,十七八岁的小子,叛逆心太强了,你就不能学学我,听话点成不——王宁泽一肚?#28216;?#23624;,我就是学你,你什么时候听过话?

        无奈?#21361;?#29579;宁安只能把他单独叫到了里面,亲?#36828;?#25552;面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臭小子,你以为我害你啊??#21344;?#30340;和我有仇不假,可是别忘了,他还要求着我!现在击败了董毡,两件事情要落实了,一个是毛纺,一个是给丝绸之路配一个银行,你告诉贾昌朝,?#19968;?#20840;力支持他的……有这两件事勾着,?#21344;?#30340;会把你当成祖宗供着,万万不敢让你吃亏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宁安走到了兄弟身边,低声道:“爹是个厚道人,大郎和三郎又是个只懂打仗的,以后咱们家,也就是你能给哥哥分担了。学得聪明点,多长?#29238;?#24515;眼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宁安发?#20013;?#24351;的衣领?#34892;?#30385;巴巴的,亲手帮着他抚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打仗亲兄弟,上阵父子兵。官场可比战场复杂多了,这一次打赢了,不知道有多少人要受到升赏,我固然能说得上话,但是别忘?#23435;?#24422;博可是首相,再有王安石那几?#28784;膊灰?#23450;听我的,为了让大?#19968;?#24471;到应得的,所以才让你去延安府,怎么样,懂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宁泽挠了挠头,转了半天的弯儿,这才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哥,你是要拉着贾昌朝,对付文彦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是也不是!就像野利遇乞和木征,我们大可以废了这两个人,直接以大宋的名义开边,但是有他们当旗号,遇到的阻力就会小很多……政事堂也是如此,过犹不及,咱们王家已经够显赫了,你哥再处处和人家争,就会落人口实……所以要学会隔山打牛,羚羊挂角,含?#25104;?#24433;,一箭双雕……拉贾昌朝就是个备用的棋子,文彦博听?#23433;?#29992;说,如果他老小子想阴咱们,就放贾昌朝对付他!”

        从哥哥的房间出来,王宁泽还是晕乎乎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直以来,他都在学习王宁安,什?#27492;?#23398;啊,诗词啊,弓马骑射啊,经商做事啊,甚至一举一动,他都学得惟妙惟肖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宁泽也不止一次想过,要想哥哥一样,威风八面,建功立业……可是听完今天的一席话,王四郎彻底哭了,他学的那些东西,不过是王宁安的皮毛而已。二哥能有今天,根本不是他的本事有多少,而是他心思够?#25285;?#22815;厚!够黑!!

        假使王宁安不搞什么发明,也不干这干那,只是专心做官,二十年内,一样宣麻拜相!

        王宁泽还以为见识了哥哥的阴谋算计,曾经的良好形象,会轰然崩塌,接下来就是痛苦的纠结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王宁泽很快就想通了,要是哥哥没有这些本事,早就活不到今天了。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文官,有哪个是容易对付的,不比他们多一个心眼,多一分算计,只会被他?#24378;?#27515;人不偿命!

        哥哥能把文官玩弄于鼓掌之中,?#36963;?#20540;得?#26223;?#21602;!

        自己也一样可以,王宁泽毅然挺起胸?#29275;?#20182;把去贾昌朝手下为官,看成了一场试炼。

        老贾,你家四少爷来了!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人马派出去,山高路长,还要些日子,王宁安就准备赶快将善后事宜解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董?#31508;?#19981;能留了,别误会,不是要杀他,而是不能留在青唐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是唃厮啰选定的继承人,还?#34892;?#21495;召力。杀了他,只会激起百姓不满,留着他,?#21482;?#26377;无穷的麻烦,所以只有送入京城,好吃好喝养起来,等过了几年,随便找个由头儿,就把他干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事大宋干得轻车熟路,当年不就是这么对?#29420;?#29020;的吗!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这么多年,抓不着敌国的君王,把大好的才能都耽误了,这回总算能有个练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把董毡装进囚?#25285;?#31435;刻解送西京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顺之满脸苦笑,“怕是不成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?#38712;?#20040;,他死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,不过也差不多了,一条腿都给打断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顺之告诉王宁安,原来董毡和鬼章关在一起之后,最初董毡破口大骂,拳打脚踢,鬼章也不敢还嘴,只能默默忍着。后来也不知怎么回事,鬼章发飙了,老子是阶下囚,你也是阶下囚!

        还跟我摆主子的谱儿,对不起,大爷不吃这一套!

        这不,两个人就打了起来,董毡的一条腿都被鬼章给砸断了,没法上囚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给他准?#29238;?#39532;?#25285;?#35753;曹评押解着他,先给陛下送去,然后再送到西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?#30333;?#21629;!”陈顺之下去安排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董毡被送走的俘?#19981;?#26377;六万多人……整个战斗下来,击杀青唐兵三万有余,缴获战马15万匹,牛羊牲畜20万只,招抚各部族投?#30340;?#27665;,20万帐……另外,从煕州到青唐,拓地两千里!

        收复熙、河、洮、岷、叠、宕六州,自从安史之乱,?#24615;?#20415;失去了控制,如今?#21482;?#21040;了大宋的手里,还俘虏了董毡,当真是举国欢腾,万民振奋。

        押解着董毡的囚车所过之处,无数百?#24352;?#20986;来看热闹,指指点点,欢声笑语,明年就是嘉佑四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场大胜,就是最好的新年礼物,大宋上下,全都透着喜气,每个人都欢天喜地。只是不远的兴庆府,却愁云?#19994;?#31505;不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青唐不过两三个月,?#32479;溝装?#20129;,大宋军力如斯可怕吗?李谅祚突然不寒而栗……

  http://www.41338065.com/20_20062/15792608.html


  天才?#24187;爰亲?#26412;站地址:www.41338065.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iqugeg.com
英超现场直播免费观看
nba让分胜负爆料 办个彩票投注站怎么分成? 最难五子棋游戏下载 有没有竞彩的微信群 江苏时时彩视频 排列五走势图预测 快三重复码斜连码是什么意思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贵州11选5玩法说明 双色球和值走势图中彩网 福彩福建快3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泳坛夺金481那种模式最容易命中 黑龙江福彩22选5走势图 吉林十一选五的开奖号码是多少 德州扑克牌千术教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