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大宋将门 > 第189章 欢宴

第189章 欢宴

        有人欣赏,就有人厌恶,一个做事的人,做大事的人,?#27426;?#26159;誉满天下,谤满天下。如果某一位只是被崇拜着,赞美着,那?#28784;欢?#26159;庙里的菩萨,金装五彩,恨无灵验,只能充当摆设,一点用处都没?#23567;?

        比如范仲淹,他观察了平县的奇迹,越发觉?#38376;?#21187;的生机在民间,在普通的百姓中间,至于那些高高在上的士人,很多时候,他们都是添乱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范仲淹决定静下心来,真正去反思士人,写一本书,下一本惊醒天下人的书,物极必反,过犹不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宋待士人太厚,太过,不怜惜百姓,不重?#28216;?#23558;,不钻研商业……早晚大宋会付出代价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范仲淹带着满腹的思?#36857;?#36214;回了六艺学堂。就在他回去的一个时辰之前,另一个人飘然离去,那就是程颢。

        六艺学堂不但充斥着离经叛道的邪说,还有一大堆胡作非为,败坏纲常的奸佞小人。这些日子,程颢同样在平县走街串巷,他看到的只是一片末日的景象。

        城中尚有衣衫褴褛,孤苦无依的百姓,知县大人居然粉饰太平,不惜彻夜燃烧鲸油大灯,靡费无度,暴殄天物,竟没有一丝一毫爱民之心,简直令人发指。

        平县之中,商人遍地,人人言利,斤斤?#24179;希?#21040;处都是算计,君子之风,荡然无存。尤其可恨,城中作坊竟然?#24515;?#22899;工,妇人不在家中相夫教子,居然抛头露面,像是男人一样,做工赚钱。

        简直乾坤颠倒,阴阳混淆,还有半分规矩吗?

        尤其可恨,平县上下,人人巴结商人,争相给商人溜须拍马,若是能投资万贯以上,就被奉为上宾,甚至知县要亲?#36234;?#35265;,极尽谄媚之能事。为了留住商人,到处圈占土地,以极低的价钱卖给商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假如把这些田都?#25351;?#31351;苦人,又能救多少百姓?

        程颢扪心自问,平县简直让他失望?#20184;ィ?#25152;谓名震天下的六艺学堂,也是徒有其表,甚至会成为大宋的乱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刻也待不下去,要赶快返回洛阳,召集?#23601;?#36947;合之士,建立新的书院,同六艺学堂打对台,把他们的丑陋,昭示天下!

        “程颢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起这话,苏轼?#34892;?#23567;落寞,他不是舍不得程颢,而是他想让程颢睁开眼睛看看,他们到底做了多少事情,谁对谁错,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白费心机了,?#34892;?#20154;是听不进去话的。”苏辙突然说道:“程颢他觉得设置路灯,是浪费钱财,倒不如拿卖鲸油蜡烛的钱,去?#29123;?#28798;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曾布一听,脸就沉下来了,“他怎么会这么想?有了路灯之后,夜市就兴旺起来,夜市养活了多少穷苦人?怕比直接?#29123;茫?#35201;多出十倍百倍不止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还说土地不该给商人,要给就应该给老百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胡说!”苏轼把?#28304;?#25671;晃起来,“给一个农夫十亩田,辛苦一年,未必能养活一家人,可是给商人十亩田,足够建一个顶大的作坊,养活几十人不成问题,亏程颢读了那么多书,连这点道理也想不通?”

        吕惠卿呵呵一笑,充满了轻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世上的腐儒太多了,他们的?#28304;?#37117;被所谓的圣贤之道给塞满了,已经病入膏肓,无药可救。”吕惠卿十?#25351;?#21497;,“幸亏我们遇上了王先生,他指点大家,给我们最宝贵的实践机会,若是没有先生的栽培,说?#27426;?#25105;们?#19981;?#22914;程颢一般,成为一个无用的腐儒酸儒!”

        曾?#23478;?#25554;嘴道:“吕师兄说的太对了,这些日子虽然不长,却远胜十年寒窗,所得之丰,受用终身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其他人也?#28783;?#28857;头,露出深以为然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轼突然提议道:“王先生已经做了知县,以后的公务繁忙,就没法到六?#25112;?#23548;大家了,这两年时间,我们跟着先生学到了太多的东西,不如今天就设摆酒宴,一来庆贺实践结束,二来也是表达我们对恩师的敬仰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提议立刻得到了所有人的热情响应,?#28909;灰?#23476;请老师,就不能差了,?#27426;?#35201;去最好的饭馆,吃最好的菜,喝最好的酒,请最好的姑……还是算了吧!

        大?#19968;?#36362;跃掏钱,你一贯,我两贯,苏轼把帮人填?#39318;?#30340;450文都掏了出来,刚把钱拿出来,苏轼就猛然想起一件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,咱们帮着先生招兵啊,设立邸店啊,弄钱庄啊,维持秩序啊,是不是也算是衙门的公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曾布点头,“应该是吧,反正咱们干的都是官吏差役的活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,那咱们的俸禄呢?为什么不给咱们发俸禄?”苏轼突然大声嚷嚷起来,大?#19968;?#20320;看看我,我看看你,?#33756;?#30495;的白干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韩宗武突然给了苏轼一巴掌,“想什么呢,先生给咱们实践的机会,?#24378;?#26159;万金难求,学来的本事更是受用一辈子。大苏,你要是觉得没挣到俸禄,心里亏?#27809;牛?#23601;把名额让出来,信不信有多少?#35828;?#36148;钱也要参加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轼挠了?#27833;罰?#24178;笑道:“哪能啊?韩师兄说得对,本事无价,无价的吗!”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所有人?#21482;指?#20102;说说笑笑,把俸禄的事情全?#27426;?#24536;了……某人悬着的心总算落下来,差点就被小王?#35828;?#20204;识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想不到,有朝一日,我?#19981;?#25104;为榨取学生价值的无良老师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宁安摇?#22346;文?#24863;慨道,还真有那么一丝的愧疚,不过下?#24187;耄?#20182;就抛到了九霄云外——学生们的请帖终于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海丰酒楼,平县分号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个分号比总号更大更奢华的奇葩酒楼,向?#20204;?#33258;在这边盯着,来到平县的豪商越来越多,他要让每个人都有宾至如归的感觉。当接到苏轼等人包场的请求之后,向好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要请王大人,?#33402;?#20799;免费啊,要什么有什么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别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轼连忙摆手,“以往先生只是我们的老师,现在先生又是平县的父?#33145;伲?#25105;们要是不出钱,岂不是借着官威,跑这里吃霸王餐了!你放心吧,我们?#27426;?#32473;钱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轼抓起一个袋子,扔到了向好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了,就这些了,你也不用找了。”说完,大苏一转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    向好接过?#21019;?#23376;,看了看眼睛都掉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真不愧是王二郎调教出来的人,连无耻的德行都那么像!

        还别找了,你们知道不,海丰酒楼是高消费的地方!

        就你们这几个铜板,连一桌像样的菜都摆不满!

        向?#38753;欢?#23376;火,吐槽了好半天,还是老老实实,准备了三十桌上等的鱼翅宴,鱼翅,鲍鱼,海参,螃蟹……都是好东西,这样一桌,对外要120贯钱,还要提前三天预?#36857;?#38590;怪说苏轼他们凑的钱不够呢!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嘛,厨师的人工费不算什么,关键就是食材的价格太贵了,向好抱着?#28304;?#24819;了半天,也提起笔,给码头的吴世诚送了一份单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没别的,王大人和学生们同乐,你们是不是该表示一下?

        到了第二天,天还不亮,王良瑾亲自驾到,他一?#35844;?#32473;海丰酒楼送来了三十个大?#23601;埃?#37324;面全都是活的海鲜,还有十大箱鱼翅。

        临走王三伯还嘱咐呢,“不够还有!”

        面对着这些食材,向?#32654;?#24471;直拍巴掌,这回好了,不但不赔钱,还能赚不少呢!

        他的步子一下子都轻快了许多,哼着小曲,让师?#24471;?#36214;快准备……弄了一大圈,还是吃到了自家人的头上,我身边都是?#27426;?#20160;么人啊?王宁安在疯狂咆哮着!

        太阳刚刚偏西,学生们就都凑到了海丰酒楼的三楼,三三两两,高?#21648;?#35770;,又过了一会儿,王宁安才姗姗来迟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满桌的海鲜,王宁安?#25104;?#20957;重,“大家都是学生,不可太过浪费,随便吃点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轼连忙说道:“先生教训的是,以后我们请先生,?#28784;?#19981;在海丰酒楼,保证尽量节俭。”言下之意,到了你家的地盘,就别怪我们不?#25512;?#20102;!

        王宁?#36130;?#24471;牙根痒痒儿,对这帮小王?#35828;埃?#23601;是不能?#25512;?

        正在说话之间,突然楼梯响动,原来范纯仁和范纯礼陪着老爹?#23436;?#30456;公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范仲淹见到大?#19968;錚?#31505;呵呵道:“老夫不请自来,当了一回儿恶客,大家不会不欢迎吧?”也不等大家说什么,老范笑呵呵走到了中间,拿起了一杯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夫不耽搁大?#19968;?#30340;时间,我知道你们当中,有人志在科举,也有人资质稍微差一些,日后或者为商,或者为?#24120;?#25110;者算账,或者行医……不管你们干什么,都是六艺学堂的人,都是老夫的门生弟子。当然,也是王先生的弟子。”范仲淹笑着干了一杯酒,“大家要务必牢记校训,?#28784;几?#20102;大?#23194;?#21326;,似老夫一般,年老体衰,一无所成……”范仲淹感叹说完,转身告辞。

        好些人还没反应过来,但是已经有人浑身战栗了。我的天啊,范仲淹居然亲口承认,大家都是他的门生,学生和门生,一字之差,意义?#36175;?#20840;不同啊!

        老范成功点燃了大家的喜悦之情,能成为范相公的门生,到什么时候,都值得?#26223;?#33258;豪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觥筹交错,推杯换盏,就开心地喝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瑶池琼浆,配上满桌子的精致菜肴,每个人都吃得酣畅淋漓,苏轼那?#19968;?#26356;是个吃货,转眼的功夫,两个大螃蟹已经进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说来说去,大?#19968;?#37117;算是文人,很快,对对子啊,联句啊,酒令啊,各?#21482;?#26679;,全都来了,有人专?#26576;?#30528;,有人专心玩着,像苏轼,他是一边吃一边玩,两不耽误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韩宗武涨红了?#24120;?#20182;怀着忐忑的?#37027;椋?#36208;到了王宁安的面前,先奉上一杯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先生,不知道今日能否赋诗填词,以助?#33769;耍俊?#35828;这话的时候,韩宗武神情格外凝重,心都提到了嗓子眼。?#21482;?#29992;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  http://www.41338065.com/20_20062/12469542.html


  天才?#24187;爰亲?#26412;站地址:www.41338065.com 笔趣阁?#21482;?#29256;阅读网址:m.biqugeg.com
英超现场直播免费观看
湖南幸运赛车吧 陕西中彩网 安徽快三有什么技巧吗 重庆11选5开奖直播 七星彩走势图查询 江苏快三psd 三肖中特公式规律 辽宁快乐12投注技巧 七乐彩走势图表近500期 北京中彩 香港六合彩 资料 九龙特区一肖一码中特 十一选五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1十二生肖时时彩 中俄青少年冰球比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