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大宋将门 > 第147章 起死回生的开始(求月票)

第147章 起死回生的开始(求月票)

        到了河北之后,范仲淹才知道情况有多糟,民力凋敝,朝廷库存耗光,各方都没有粮食,虽然南方的漕粮尽量向北调,但是京城还有一两百万张嘴,边境还有几十万兵,都盯着呢!

        事到如今,就连野心家都不想造反了,至少去年的时候,王则和摩尼明教作乱,还能抢到粮食,今年什么都捞不到,只能捞到一群无依无靠的难民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宁安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朝廷,没准朝廷就盼着有一场大乱,然后?#27809;?#22823;开杀戒,减少人丁,渡过灾年,这种事情大宋不是没干过。宋初的王小波、李顺起义,便是如此,足足让四川几十年恢复不了元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河北离着辽国大老远,有崇山峻岭阻隔,没准大宋朝也能复制一把,只是眼下河北外有辽国压力,内有百万流民,连杀人都做不到,只能全力救济。

        范仲淹有才干不假,可是老相公面对这种局面,也是两手一摊,无可奈何,只能尽力修补,祈祷?#28784;?#20986;大乱子,慢慢恢复就好。

        老范想不到,天上掉下了王宁安这个鬼才,没有路愣是让他走出了路,没有法子愣是找到了法子!

        第一批100坛瑶池琼浆,换来了1000石粮食,一坛酒等于十石粮。

        最令人叫绝的是,两方都以为占了大便宜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照800文一石的粮价计算,比起之前的酒价还低,虽然走私粮食费一些功夫,但是许杰仍大呼?#20197;耍?#36186;得钵满盆满,回去之后,立刻调集更多粮食,全都送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杰有笔账,这边也有账,瑶池琼浆的出酒率在三成左右,也就是三百斤粮,能出一百斤酒,100坛?#36824;?#26159;1000酒,消耗粮食不到30石,也就是说,足足赚了970石!

        当然了,对外可不会这么说,瑶池琼浆啊,天下第一的美酒啊,工艺繁琐啊,耗费巨大啊,怎么也要300石才能酿出100坛,老子还不应该赚一点啊?

        走私是从十一月中旬开始的,到十一月末,半个月的时间,?#21483;?#20174;辽国运过来5万石粮食,而大宋这边,只付出了区区5000坛瑶池琼浆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到这个结果,连范相公都坐不住了,激动地来回搓手。

        5万石粮食啊!

        按照老相公的经验,一个人的保命粮,一天不能少于三两,折算下来,5万石能养活100万人,当然这是理想的状态,毕竟运输发放过程,还有消耗,加上天气寒冷,饭量比较大,只能打一个对折,可那也是50万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加上朝廷的救济,还有捕来的鲸肉,百万流民竟然都有了活路!

        ?#36153;?#20462;总说王宁安有鬼才,今日一见,才知道?#36153;?#20462;的评价低了,这小子简?#31508;?#31070;鬼不测之机,化不可能为可能,实在是了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范仲淹老怀大慰,自?#32791;?#32426;大了,没有多少日子?#27809;埃?#24403;年庆历新政失败了,大宋的积弊一点没有清除,相反愈演愈烈,这一次黄河决堤就是个警示,?#27492;?#32321;花似锦,?#19968;?#28921;油,实则大宋朝的内里已经空了,连一点?#21482;?#37117;承受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再不变法革新,只怕亡国之日不?#19969;?

        没有人比范仲淹更清醒,可是在这种时候,清醒意味着更大的痛苦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相公真担心没人能扛起变法的大旗,如今看到了王宁安,看到了六艺学堂,他突然燃起了希望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大宋的未来,就在这些年轻人的身上!

        而他们这些老的,要做的是替年轻人遮风挡雨,让他们有足够的成长?#21344;洌?#22914;此看来,?#36153;?#27704;叔这一步走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范仲淹站在窗口,胡思乱想,心潮澎湃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他看到了范纯礼,贼兮兮地回来,浑身都是泥土,跟一个小鬼儿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相公的脸立?#22363;?#20102;下来,?#37117;?#30340;家教最严格,哪里容许孩子如?#23435;?#29366;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尧夫,把你三弟叫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范纯仁忙说道:“啊,三弟啊,他还在学堂呢,爹要见他,我这就去找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我眼睛瞎了吗?他不是刚回来吗!立刻让他给我滚过来,晚一点,家法伺候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回范纯仁没办法了,只?#38376;?#36807;去,?#28784;换?#20799;,把狼狈不堪的范纯礼提了过来。范三公子低着头,不敢看老爹,跟犯了错的孩子似的,实际上他真的犯了错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近前,范仲淹才看清楚,儿子不但浑身泥土,?#36335;?#36824;都刮坏了,一条一条的,里面的白纱中单也是如此,甚至有几处都?#35828;?#20102;皮肤,渗出丝丝鲜血,被汗水流过,疼得?#36153;?#21671;嘴。

        范仲淹一拍桌子,“逆子,你?#20040;?#20063;是学堂的先生,为人师表,就是你这样子吗?简直让为父太失望了!你,你给我跪下,尧夫,快快取为父的家法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爹要打人,范纯礼哀求地看着二哥,范纯仁咬了咬牙,仗着胆子道:“爹,三弟这也是有隐情的,就高抬贵手,饶了他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隐情?”

        放在以往,范仲淹才懒得听,想起码头上的那一幕,有不少事情就是那样,两边都有道理,道理碰道理,就不知道什么结果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老范?#28872;?#19968;会儿,“说吧,看看你能不能说服你爹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爹转性了?范纯礼暗呼侥幸,连忙把原因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话说老范厉行禁酒之后,野狼谷的马场就显得很碍眼了,一匹马的消耗顶得上几十个人,难道马比人还金贵?为了救人,马场的消耗该降下来吧?

        那些读书读傻了的大?#26041;恚?#36824;有别有用心之徒,肯定会大肆攻击,全然?#36824;?#25112;马对帝国的重要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宁安也懒得和这些人较劲儿,他想出了一个好办法,野狼谷马场的第一批小马驹是庆历八年诞生的,到了如今,已经一岁多了,可?#36234;?#34892;一些基本的训练,过程要?#20013;?#20004;三年,等到四五岁之后,就可?#36234;?#32473;骑兵,继续摸索训练,然后才能横行疆场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你是穿越者,也没法改变生物规律,今天说发展骑兵,明天就千军万马,那根本是做梦!

        ?#36824;?#22909;在一切都步入正轨了,一年多的小马驹,正是最活?#27809;?#33150;的时候,王宁安告诉六艺学堂的师生,为了减轻马场压力,他?#24378;?#20197;认养一部分小马驹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便宜。

        草料由他们负责,每天要定时放马,刷洗,这些活儿都是他们干的,等到两年之后,小马驹长成了,他们有机会购买一匹,注意啊,仅仅是有机会,如果军用紧?#20445;?#26222;通人是买不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完了范纯礼的讲述,范仲淹哼了一声,“为父要是没理解错,你们要出钱,要出功夫,要陪着训练,弄到最后,还?#28784;?#23450;得到一匹战马,这也叫便宜?你们到底图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图,?#20960;?#30171;快!”范纯礼仗着胆子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痛快?”

        范纯礼偷眼看看老爹,见范仲淹还算平静,就大胆道:“爹,养马是个大学问,从配种,到喂养,再到选拔,训练,难度一点不小于培养一个官员。我大宋就是太多外行,不把战马当回事,才使马政荒?#24076;?#27809;有骑兵助阵,我们连西夏都打?#36824;?#36824;要缴?#20260;?#24065;,这是奇耻大辱!”

        范纯礼不知不觉间挺起了胸膛,目光?#31508;?#30528;老爹,都忘了害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爹爹问孩儿图什么?孩儿每天都去看战马,给它吃的,陪着它训练,还能骑上战马,跑几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范纯礼低头看了看身上?#35780;?#30340;衣衫,显然就是骑马时候刮坏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孩儿懂了马的习性,日后?#34892;?#20837;仕,能执掌军事,孩儿就知道如何培养出一支骑兵,哪怕孩儿没有这个运气,我也懂了什么叫金戈铁马,什么叫骑射无双!爹,我们宋人不比契丹人差什么,差得就是战马而已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范被儿子说动了,他曾经提出“修武备”的主张,结果因为新政失败而落空,这些年来,范仲淹苦思冥想,也找不到办法,他怎么也想不到,?#23383;?#20570;不到的事情,小小的王宁安已经在做了,试问日后六艺学堂出去的师生,人人都懂马性,人人知道如何建立强大的骑兵,一旦他们执掌朝廷,还愁大宋的武备不兴吗?

        原来变法不是从上而下的政令就够了,而是要从下而上,从小处着眼,一点点积累,才能?#40092;?#33922;落,水到渠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,王二郎啊,老夫来的日子不多,你给我上的课可不少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难得,范仲淹没有责?#20184;?#23376;,相反,还拿出了一半的?#24187;?#20132;给范纯仁和范纯礼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哥俩简?#31508;?#23456;若惊,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爹,你不是不让我们架鹰遛狗,学那些纨绔子弟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范仲淹一瞪眼睛,“为父告诉你们,这是让你们学本事,你们哥俩一人认养一匹小马,仔细研究,要学真本事,如果骑术?#24049;?#19981;合格,就不准你们参加科举!听明白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哥俩又是惊又是喜,一溜烟儿往马场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范仲淹和王宁安,一个堂堂正正,才略非凡,一个智计百出,剑走偏锋,偏偏又合作无间,宛如?#25042;?#20992;和倚天剑,两个人联手,刀剑合?#25285;?#20877;加上包拯,?#36153;?#20462;,还有贾昌朝,一大批干吏能臣,通力协作,河北的灾民虽然艰难,却一点点渡过寒冬,?#28784;?#33021;撑到明年春暖花开,就是一个起死回生的开始。?#21482;没?#35831;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  http://www.41338065.com/20_20062/11988395.html


  天才?#24187;?#35760;住本站地址:www.41338065.com 笔趣阁?#21482;?#29256;阅读网址:m.biqugeg.com
英超现场直播免费观看
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走势图一定牛 云南时时彩票开奖号码 北京快中彩玩法介绍 3d彩票论坛 河南省彩票幸运武林 250期体彩p3试机号 安徽快三开奖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天津快乐十分任选五遗漏 今日体彩p3正版藏机图 什么网址有赌极速11选5的 十一运夺金走势图开奖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直播 老奇人两肖两码中特 北京单场历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