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大宋将门 > 第68章 折服

第68章 折服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些都是琐事,只怕和朝廷大局没什么关系吧?”?#36153;?#20462;淡淡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,老大人衣食无忧,自?#28784;?#20026;这些是琐事,可是百姓常说打来门来七件事,柴米油盐?#21019;?#33590;。老百姓希望朝廷改弦更张,要的是什么?无非是收入高一些,物价稳定一些,税负减少一些,徭役减轻一些,冤狱少点,断案公平点,官员少拿点,家里多存点……到了年关,孩子能穿上新衣服,家人能吃一顿皮薄馅大的饺子。老大人以为,庆历新政可是真正考虑了百姓的需求?你们的措施,真能赢得百姓支持?”

        ?#38712;?#20040;不能?”

        庆历新政?#24378;?#26159;?#36153;?#20462;心中的痛,到现在他也转不过来弯,不?#31995;?#22836;,要不?#28784;?#20182;的名望,早就回京当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庆历新法,共有十项:明黜陟、抑侥幸、精贡举、择官长、均公田、厚农桑、修武备、减徭役、覃恩信、重命令。”?#36153;?#20462;一口气说完,“试问哪一项不是利国利民,哪一项不是为了大宋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坦白讲庆历新政和很多变法一样,初衷都是好的,只是能落实的寥寥无几,而且因为触怒官僚集团,草草收场。王宁安无暇和?#36153;?#20462;辩论对错,他淡淡一笑,“老大人,既然新政这么好,为什么只维持了一年多?没法继续下去?难道我大宋上下,全都是非颠倒,黑白不分?全都是奸佞小人,全都想?#37259;?#22823;宋亡国,不思救亡图存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?#36153;?#20462;真想说的确如此,可是承认了,岂不是代表皇帝也是小人了?不承认吧,那新政怎么就败了?

        读了这么多年的圣贤书,老夫子当然相信天地之间还?#22995;?#27668;,好人还是多的,可好人多那为何新政推行不下去?莫非是坏人太强大了,还是好人太笨了?

        王宁安的问题,戳中了?#36153;?#20462;?#25913;?#26469;,心里最深处的那个死结,老夫子神色越发凝重。

        ?#21543;?#24180;?#26705;?#32769;夫想请教,你以为新政为何会烟消云散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人想听真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自然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宁安抓起酒杯,又喝了一口,豪迈大笑,“老大人,做学问问的是该不该,做事问的却是能不能!就拿刚刚所说的十条政令,其中有五条都是整饬吏治,把刀砍在了官僚身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难道不对吗?天下之大弊,?#23383;?#21519;治,整饬吏治,万民欢腾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错!”王宁安摇头道:“老百姓求的是日子越过越好,你们的新政没有真正惠及百姓,整饬吏治,在百姓看来,无非是天上的几个神仙打架,打得热闹了,拍拍巴掌,叫两声好而已!如果变法真的深入人心,你们也不会一夕之间,就大败亏输。你们的变法就像是水面上的浮萍,毫无根基,经不起风吹雨打。早点收场,搅动的风雨少一些,老大人还能安然脱身,假如继续坚持三年五载,到时候天下沸腾,就算老大人名望再高,也难以保全自身,害人害己,国破家亡,就在眼前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宁安说的没错,庆历新政及?#31508;?#25163;,影响还算轻微,几十年后的王安石变法,一顿胡乱折腾,非但没有挽救大宋,反而使得大宋陷入党争而不可自拔。新旧两派的?#23435;錚灰?#26159;卷入其中,无不成为一生的污点,到那时候已经没有对错是非,只有为了反对而反对,互相倾轧,连文字狱这种龌龊的手段都用了出来……直到一群蛮子打破了京城,抢走了?#37233;?#30343;帝,掠走无数女人财富,一场闹剧才收场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人,要想变法成功,最起码要做到知己知彼吧?你们的每一项政令,有多少人获益,又有多少人受害?那么多的弊端,哪一项是最根本的,哪一项改革的时机成熟了,哪一项暂时还不能动?你们仔细评估过吗??#28784;?#35273;?#20040;?#30528;为国为民的旗号,就可以肆无忌惮,做什么都会有无数人支持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宁安越说越痛快,可是他猛地发现老?#36153;?#30340;脸已经黑了,王宁安吓了一跳,他因为厌恶赵祯派?#36153;?#20462;过来,心中有气,嘴上就没有把门的,?#36153;?#20462;再废物,人家也是名满天下的文坛盟主,他的老战友个顶个是天下名臣,自己把这些人喷得一无是处,万一老先生怒了,自己岂不是吃不了兜着走!

        王宁安想到这里,也?#34892;?#21518;悔,他干脆装作喝醉,含混不清了两句,身体后仰,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王良璟一?#25215;?#24813;,连忙?#34385;福?#25226;儿?#27833;?#36208;。

        包拯?#25104;?#21516;样不好看,放在以往,王宁安敢否定庆历新政,他一定会翻脸的,可是经过了崔家的事情,包拯反而觉得王宁安说的?#34892;?#36947;理,世上?#31859;?#30340;事情太多了,可是能做成的事情太少了,庆历诸君子眉毛胡子一把抓,科举、恩荫、选官、田?#22330;?#24493;役、军制……哪一项不是牵连无数,十分要命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动一项士人都不答应,他们全都干了,等于是向士人全体挑战。光是?#31859;?#23448;僚也就罢了,在各种反对声浪起来之后,为了压制反对声音,范仲淹和韩琦等人居然建议扩大宰相的权力,把军权和官吏升迁之权也交给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开什么玩笑,从赵匡胤开始,就为了防止官员做大,?#25490;?#20986;了史上最为复杂的官制,削弱牵制官员,庆历君子们居然想揽权,毫无疑问触怒了皇权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这一步,新政已经走到了悬崖边。

        ?#20320;?#38543;便伪造了一封书信,就把几位相公轻轻松松赶出了朝廷……包拯那时候已经为官?#25913;輳?#20182;看得很明白,庆历君子们心或许是好的,只是手段太拙劣了,失败或许真的是不可避免。

        ?#30333;?#32705;,王宁安不过是黄口孺子,酒醉狂言,还请大人?#28784;?#20171;?#22330;!?

        包黑子劝了几句,告罪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剩下一个?#36153;?#20462;,老夫子一言不发,回到了馆驿,他枯坐了整整?#28784;埂?#31532;二天,天还没亮,他就让人领路,找到了王家,把王宁安堵在了被窝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人,兴师?#39318;?#20063;不用这么着急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废话!”?#36153;?#20462;黑着脸道:“你小子骂也骂痛快了,老夫只问你,我们的变法不成,你有什么好主意?如果没有,你就是光会骂人的弥衡,徒呈口舌之快!老夫不杀你,?#19968;?#25226;你送给赣叟!他有的是办法,让你小子生不如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赣叟就是韩琦的号,庆历的诸君子中,战斗力最强的那位,曾经当着狄青的面,杀了狄青手下大将焦用,说出那句名垂千古的豪言:东华门外以状元唱出者乃好儿!

        韩琦对武将的成见根深蒂固,落?#37233;?#32769;手里,还能有好下场吗?

        都说?#36153;?#20462;宽厚,也不过如此!

        王宁安一肚子怨气,说话更不?#25512;?#20102;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当然有办法,任何改革变法都要以?#24187;?#20026;先,商鞅以耕战立国,三秦男儿?#26434;掠?#20986;战,一为爵位,二为田亩,打仗立功,方有始皇帝一统天下。现在改革也是如此,如果把烈酒生意做起来,要不?#23435;?#24180;,?#23383;?#27827;北等地,至少有拿出二百万亩盐碱地种植高粱,十万户百姓就能过上好日子。酿酒需要工?#24120;?#36137;运需要力巴,装酒需要坛子……而这些工匠百姓又要衣食住行,吃喝穿用,保守估计,靠?#27431;?#37202;,就能养活百万人。给朝廷提供数十万贯的收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?#36153;?#20462;眯缝着老眼,缓缓道:“小子,你的办法,比老夫高明在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有两句诗送给老大人,?#26159;?#37027;得清如许,为有源头活水来。”王宁安笑吟吟道。?#21482;没?#35831;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  http://www.41338065.com/20_20062/10946103.html


  天才?#24187;?#35760;住本站地址:www.41338065.com 笔趣阁?#21482;?#29256;阅读网址:m.biqugeg.com
英超现场直播免费观看
足彩6场半全场历史开奖结果 nba常规赛 浙江20选5中奖金额 开码直播香港 广东11选5一期追号计划 2元彩票网23选5 咸阳福利彩票中大奖 新疆25选7图表 曾道人152 彩票软件容错 决胜21点数学原理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今天晚上 双色球开奖直播2019011 福建时时彩怎样看走势 三肖中特论坛